刘长青对盗墓其实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什么搬山道人、发丘印、摸金校尉……等等,都是从平时一本杂书里面看来的,做不得数,他这样大声说纪千寻是一名盗墓贼,也是出于奚落的心态。

可是没想到,纪千寻听到他的话后,低下头不说话。

居然是默认了。

“你真是个盗墓贼啊?”这下轮到刘长青惊讶了。

纪千寻现在的姿势,依然是那个让她能脸上滴出血来的暧昧姿势,刘长青的一条大腿,都快要顶着她的关键要害了;虽然隔着牛仔裤,还是能感觉到大腿的压迫,两条大腿的内侧则是紧紧的跟他贴在一起。

如果可以的话,纪千寻真想马上宰了他。

可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在交手十秒钟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刘长青的对手,她之前疯狂攻击他的数个招式,根本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而她却是他们那个圈子里面(身shēn)手最高的年轻一代。

“灵魂摆渡人,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有什么特别?是哪个古老山门中下来的?”纪千寻暗暗想着,她当然不可能傻乎乎的将刘长青所谓的灵魂摆渡人跟电视剧的那个联系在一起。

“能不用盗墓贼三个字吗?”纪千寻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可她马上就后悔了,因为这么一挣扎,刘长青自然会作出反击的举动,然后她就感觉到两腿之间痛了一下,自己的耻骨竟然被他的大腿骨撞了一下。

一瞬间,她都感觉自己像被了似的。

从小到大,纪千寻何曾被男人如此对待过?

跟双胞胎妹妹相比,纪千寻一直是比纪千曼要优秀的存在,不但体现在(身shēn)手动作上,还体现在学识和聪慧上,纪千寻都是甩纪千曼两条街的。

纪千曼如今还在读大学,而纪千寻早就在不断的跳级过程中完成了大学学历,她现在甚至在同时修考古和古文字两种硕士学位,是理所当然的一位天才少女。

刘长青道:“不是盗墓贼,那叫你什么?”

纪千寻道:“你可以称呼我为考古学者。”

刘长青笑了笑,捏着她脖子的手松开,在手指离开她雪白滑腻的脖子肌肤时,有那么一点点的(爱ài)不释手,然后腿也从她(身shēn)上撤走:“刚才如果你好好说话,我也不会对你动手,你说是不是?”

他说着走到水井边,朝着里面张望了一眼。

他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阴yīn)气,真的很淡,跟他刘家老宅里的那口水井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而那四根黑漆漆的锁链上面,他还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随后看了看纪千寻的脖子,那儿有一些暗红色的颜色,心头狠狠的一惊:“这是血?”

纪千寻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马上道:“这是黑狗血。”

刘长青眉毛一挑:“四方锁灵阵?有点意思,但是你把你外婆的尸体吊在这里,就不怕被别人看见?这里还是闹市区,外面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你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呀!”

纪千寻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qíng),四方锁灵阵,就是需要在人多的地方,借用人气锁住怨灵,要不然她就会跑出去害人;何况,这个房子里是做了布置的,普通人根本到不了这个房间……今天的事(情qíng),跟你也脱不了关系,要不是你动了门口的罗盘,我也不会被铁锁缠住脖子,所以,我不会谢你的。”

“唰——”

刘长青忽然冲了上去,再次将纪千寻的(身shēn)体压在墙壁上,这次是直接来了个壁咚,两人的脸部距离只有不到三公分。

“啊——,你想干什么?”纪千寻被吓到了,因为刘长青的速度实在太快,他的力量也非常大,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壁咚了。

刘长青道:“我想问的是,你真的是纪千曼的双胞胎姐姐吗?我现在有点不相信你了,你的脸上会不会贴着一张人皮面具呢?”

他说着,两只手就捧住她的脸,一阵揉搓。

结果当然没有任何的人皮面具给揉搓下来,而就在纪千寻被惊呆了的瞬间,刘长青快速的伸手到她的口袋中,抓住一把黄纸符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

“刚才你跟你外婆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这么说,外面的车祸就是你外婆在从中作祟了……可真是厉鬼害人啊,最后还得我这个灵魂摆渡人来帮忙擦(屁pì)股。”

他说着直接离开了这处房子。

在离开的时候,他特意留心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因为纪千寻曾经说布置过房子,普通人找不到那个房间;然后他果然发现有点问题,房子里有一股(阴yīn)气在作怪,如果他不是能看见鬼,能看见(阴yīn)气,他还真发现不了通往那个房间的通道。

“搬山道术么,还真是有点意思了。”

“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存在。”

刘长青打算立即退走,也是有他的道理的,他无权无势,(身shēn)手也没有到逆天的水平,盗墓什么的他更是从未接触过,但可以想象那些人肯定不是那么好对付,说不准还有很大一个团伙,他并不想牵扯其中。

他离开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将那面罗盘给带走了。

纪千寻其实看到了刘长青摘走那面罗盘,她差一点就要冲上去了,可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跺了跺脚,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

然后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爸,现在有时间吗?”

她正是打给她的父亲,纪晓峰。

“嗯,千寻,你外婆那边的事(情qíng)处理好了吗?”纪晓峰也知道这边车祸的事(情qíng),纪千寻实际上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

“……好了,这次,彻底的解决了,外婆她……走了。”

“什么?你说什么?”纪晓峰一下跳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走了?难道跑出去了。”

“不是,她去了她该去的地方……爸爸,你听说过灵魂摆渡人吗?”纪千寻问道。

“灵魂摆渡人,很熟悉的名字……”

“啊?爸爸,你真的知道灵魂摆渡人?”

“想起来了,是一部网剧啊,还(挺tǐng)好看的,我看过两季,听说第三季也要拍了……咳咳,这不重要,你刚才说你外婆去了她该去的地方?什么地方?烟消云散了?”

纪千寻道:“爸,我见到了活着的灵魂摆渡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