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纪千寻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声咳嗽,刚才她被锁链缠住脖子透不过气来,本来(娇jiāo)美的脸色都变成了酱紫,如果不是刘长青突然冲进来,帮她把锁链扯开,那么她现在就已经死了。

被自己的外婆杀死了……好吧,是她外婆的鬼魂。

c罩的(胸xiōng)脯急促的起伏着,仿佛要从白色的衬衣里面呼之(欲yù)出。

但她此刻内心的起伏,绝对比(胸xiōng)脯的起伏还要大。

她怔怔的看着刘长青,刚刚还觉得这就是一个没品位的小偷,现在却要全然推翻这个印象——

“他能看见外婆的鬼魂!”

“他能听见鬼魂说的话!”

“他还能够……伤害鬼魂!”

“他……到底是谁?”

刘长青原本可以一次(性xìng)将老太婆的鬼魂直接用手链给吸收了,让她魂飞魄散化为夏青薇可以吸收的能量,彻底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看到这个房间里奇怪的布置,以及纪千寻看起来很不简单的(身shēn)份,他忽然改变了主意,然后一把拉住纪千寻的胳膊,后退了两米。

他经过测试的,手链对怨灵的作用范围是两米。

只要是怨灵,在两米范围之内,都难逃这样的结局。

“你怎么样?”

刘长青看向旁边的纪千寻。

没想到这个纪千寻不但没有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反而冷哼一声,推了他一把:“全都是你的原因,谁让你进来的?你怎么进来的?”

这一推,刘长青就被推的往前冲了两步,这女人的力气竟然不小;只是这两步,却让本来已经离开两米范围之外的刘长青和她的外婆,之间的距离再次缩短到了两米以内,然后——

“啊——”

老太婆再次受到了手链自动开启的力场吸引。

而且这次的吸引力比之前还要强大一些,老太婆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短短两秒钟时间,就完全被吸入了手链之中。

“呃——”

这可真是一个意外。

刘长青本来还想先留着她的鬼魂体,他对这里的布置和纪千寻的(身shēn)份很感兴趣,甚至对那几张黄色的符箓也很感兴趣,想从她这儿得到一些信息,没想到被她推了一把之后,她的外婆直接就不存在了。

“外婆,外婆……”纪千寻喊了几声,在房间里到处乱看,但是再没有找到她,只有房间的正中央,一具老太太的尸体还直(挺tǐng)(挺tǐng)的被挂着,怎么看怎么诡异,“你把我外婆怎么了?”

“呃——,你的外婆早就已经死了,她不属于这里,她……应该去属于她的地方,留在这里……只会让她受尽折磨,无回,我是帮了她一把。”刘长青心思电转,赶紧说道。

他总不能告诉她,你的外婆被我的手链抓获,转变成能量,然后等待着被我嫂子吃掉;这样说的话,恐怕刘长青会被眼前这个女人先吃掉。

纪千寻看着他,眼神中有着各种(情qíng)绪,有疑惑,不解,愤怒,还有一些解脱,最后化为几个字:“你到底是谁?”

“你问我啊……”刘长青莫测高深的表(情qíng),其实在想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然后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部电视剧,叫做《灵魂摆渡人》,他笑了笑道,“你可以叫我,灵魂摆渡人。”

“灵魂摆渡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纪千寻说道。

“很正常,因为见过灵魂摆渡的人,都是死人,你是第一个活着见到我的人,我对你很好奇,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布置的?你可以见到鬼魂?”

纪千寻明显对刘长青不感兴趣,甚至在内心当中有很深的戒备,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灵魂摆渡人;而对于他们这一行的人来说,陌生的且有着威胁的人,最好远离不要靠近,也不要说真话。

她对刘长青下了逐客令,让他离开这里。

如此机会摆在眼前,刘长青怎么会错过,至少也要拿到她手中的一张黄纸符箓。他那天晚上弄了好久都搞不明白,但是纪千寻手里的这个,显然是有效的。

“咳,你好像还没有弄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刘长青看着纪千寻说道。

“你指的是……”纪千寻心神紧绷,显然紧张了起来。

“我有个好朋友是做警察的,我最近正在发愁怎么给她弄点功劳,如果她知道你把自己的外婆吊死在这房间里,还用四根铁链穿过她的(身shēn)体……这算是虐待尸体吧,或者,她本来就是因为这样被吊死的,她看了之后肯定很感兴趣!哦,对了,我还有个朋友是记者,这种奇奇怪怪的新闻向来是她的(爱ài)好,相信登出去之后拿个头条绝对没有问题,到时候你也可以轰动天下了。”刘长青淡淡的说道。

“你胡说,我怎么会杀自己的外婆?”

“这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很美,但不代表你的心也很美,也许你就是别人嘴里说的蛇蝎美人。”

“我杀了你!”

纪千寻大怒,猛的朝刘长青发动攻击。

她的(身shēn)手的确很好,甚至绝对不是纪千曼说的空手道高手,而是华夏古武……一拳一脚很有章法。

可惜她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错误的人。

现在的刘长青体内拥有半甲子以上的青莲内劲,举手投足之间就有着巨大的力量,纪千曼就算(身shēn)手很好,但是碰到内劲高手那就等于鸡蛋碰石头。

她打到刘长青,刘长青还没觉得怎么样,她自己就要痛死了。

何况,刘长青的天罡北斗十三步,步法的玄妙远远不是纪千寻能相比,一分钟后,刘长青反而将她顶到了墙壁上,手抓住了她的重要(穴xué)位,只要一用力,她就会被捏晕过去……而现在,她就感觉有点晕了。

最愤怒的是,刘长青的一条腿,顶在她的双腿之中。

一条腿还被抓住,高高举起,让她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而这样的姿势,如果被娱乐版记者拍到,肯定不会想到他们在打架,而是在研究风月。

“怎么的,还想杀人灭口?我果然没说错,你貌似美人,却心如蛇蝎,连自己外婆都不放过,你留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就让我……为你摆渡吧!”

“啊——,混蛋,流氓,你放开我。”纪千寻大叫,“外婆不是我杀的,她是被怨灵缠(身shēn)才去世的,但是她死了之后灵魂不死,变成厉鬼,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灭她,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用四方锁灵阵,将她锁在这里。”

“啊?四方锁灵阵?这是什么东西?”刘长青一脸懵((逼bī)bī),他根本听都没听说过。

纪千寻咬着下唇,(胸xiōng)脯起伏着,最后道:“是搬山道术里的一种法阵。”

“搬山道术?”刘长青忽然眼睛睁大,“搬山,发丘,摸金校尉,你……你是个盗墓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