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千曼走了两步,忽然又折返了回来,小声的说道:“偷偷告诉你们哦,我姐是空手道高手,打架很厉害的,你千万不要去惹她,赶紧的溜吧,她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

她说完之后,这次是真的走了。

刘长青却在这时再次听见了这间老房子里面传来的凄厉声音,比刚才还要响。

“你听见什么了吗?”刘长青问苏漓。

“听见什么?”苏漓不解的问。

“哦,好像是陈诗诗在叫你,她那边可能是忙不过来了,你快点过去吧!”刘长青说了个谎言。

苏漓看向街对面:“有吗?我没听见啊,不过那边的确很忙的,我得去帮帮她……哦,那个老板的儿子真的死了吗?多可(爱ài)的小鲜(肉ròu)啊,真是作孽啊!”

苏漓说着朝街对面跑过去,这回倒是路上没有汽车。

她以为刘长青会跟上去的,但是一回头,却发现他推门走进那个老房子里面去了,还顺手把房门给关了。

“这个家伙,难道去泡双胞胎姐姐了?”

等到刘长青走进这间老房子的时候,才发现这房子外的门面虽然老旧破损,也脏兮兮的,里面的装饰却是很好,打扫的也非常干净,并且房子的面积远比外面看起来的要大很多。

当然,这只是他走进去看了一下得出的结论。

最重要的是,他循着声音走了过去,找到了一个房间,然后透过房门朝里面看进去,看到了一幅让他毛骨悚然的画面——

纪千寻就站在距离房门不远的地方,而在房间的正中央,却极其诡异的吊着一个老太婆。

没错,那是极其真实的视觉。

无论是用左眼还是右眼,刘长青都无比确认,那个老太婆是真实的存在,也就是说,那是一个真人……只是这个人已经死了;更古怪的是,她不是上吊自杀的那种吊,而是从里面那个房间的四个角落,穿出来四条黑漆漆的锁链,锁着这个老太婆。

一根锁住脖子。

一根穿过左手掌心。

一根穿过右手掌心。

最后一根,直接穿过心脏。

直直的被吊在空中。

更诡异的是,这具老太婆尸体的下面,竟然有一口水井……在房间里挖一口水井,照着一具尸体,该是多么诡异而又恐怖的事(情qíng)。

那一刻,刘长青的寒毛全都倒竖起来,感觉背脊发凉。

而纪千寻就那么站在老太婆尸体的面前,看着她。

“嗷,嗷啊——,痛啊,痛死我了,放开我,放开我!”

“千寻,我的小宝贝,快点放开外婆,外婆好痛苦啊!”

“千寻,外婆从小对你就很好吧,你放开外婆,放开外婆啊!”

那一道道的声音,就是从那具尸体的(身shēn)上传出来的,只不过不是从尸体的嘴里发出来,而是从她的肚子里发出来的,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老太婆的鬼魂就在尸体的(身shēn)上……虽然她左冲右突想要挣脱,可是被四条锁链锁住之后,她怎么都挣扎不脱。

纪千寻看着她,忧伤的说道:“外婆,今天外面发生了车祸,有个男孩子差点死了,是你做的吧?我知道你是(身shēn)不由己,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过来削弱你的能量,不然对别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啊——”

老太婆叫了起来,声音透出无比的愤怒和不甘,“你对别人说公平,那谁跟我说公平?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爷爷害的,如果不是他,我能变成这样吗?”

“你不放我是吧?好,算我白疼你了,那你也就不要怪我了。”老太婆说完,发出一连串诡异的笑,紧接着,那吊着的尸体竟然晃动起来。

纪千寻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色的符箓,拍在老太婆的尸体上。

刘长青看得很清楚,那黄纸符上面画的图案,竟然跟他从江景辉那儿得来的玉佩后面的符箓样子一模一样。

这个纪千寻,不但可以跟鬼魂外婆交流,甚至还拥有这样的东西。

刘长青越来越奇怪,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纪千寻,到底是什么人?而作为她的妹妹,纪千曼,难道对此一无所知吗?

“啪——”

没想到,那张黄纸符立即发出啪的一声响,爆炸了,然后燃烧了。

老太婆发出一声惨叫。

随后,纪千寻再次拍出一张同样的符箓贴上去,再次发出啪的声音,符箓爆炸燃烧;刘长青悄悄的躲在墙边,看着纪千寻做的这一切,他总算是看出来了,她说的削弱老太婆的力量,就是用这样的黄纸符来消耗老太婆的力量。

然而就在纪千寻贴上第三张的时候,异变突生。

老太婆大叫一声,穿过右手掌心的锁链猛的一抖,竟然缠住了纪千寻的脖子,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开,甚至她的双脚也都离开了地面,呼吸感觉到了困难。

似乎,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

老太婆嘎嘎怪笑:“千寻,我早就警告过你了,让你放开我你不肯,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就算我是你的外婆也无法徇私……很快的,等你的魂魄跑出来就成为外婆的午餐吧,外婆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一秒,五秒,十秒……

纪千寻感到自己要窒息了。

再有几秒钟,他估计就完蛋了。

刘长青一直在高度关注着她的(情qíng)况,这时候知道再不出手救人,纪千寻就要被自己外婆的鬼魂给弄死了,当即现(身shēn)出来,冲了进去。

“住手,死老鬼,连自己外孙女都不放过,你果然死不足惜。”叶开大叫一声,冲进去后就抓住锁链,一边抱住纪千寻,一边将她救下来。

而就在他救人的时候,他手中的手链位置距离老太婆不足两米远。

老太婆的鬼魂立即遭受到了强大的吸力。

四根锁链发出颤抖的声音,不断晃动着。

老太婆的确是怨灵,厉鬼,所以手链对她有反应。

很快,老太婆的鬼魂就化出一道道,被手链吸收;不过她的尸体似乎对灵魂也有吸扯的能力,让她被手链吸走的速度变的慢了一些,而这些让老太婆有了喘息的机会,盯着刘长青大声吼道:“你是谁,你是谁,住手,住手啊——”

“人间不是你留下的地方,既然成了怨灵,何必还留下害人?”刘长青缓缓的说道,一脸装比的模样。

纪千寻捂着自己留有印子的脖子,一脸懵((逼bī)bī)加惊讶的看着刘长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