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乌拉——”

因为这儿距离第一人民医院很近,救护车很快就赶到。

车上下来的人正是陈诗诗的同事,看见她在这儿还很是意外。

陈诗诗道:“我正好在他家的饭店吃饭,先抬他上救护车,他之前心跳暂停,间隔有三到四分钟左右,头部左侧出血严重,出血量预计是……”

她快速说着文玉轩的(情qíng)况。

然后就把病人交给救护车处理了,她则是去帮助另外的伤员。

苏漓则很是惊讶,悄然问刘长青:“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已经……over了吗?”

刘长青一直看着人群中的文玉轩。

发现文玉轩的(身shēn)体虽然已经跟着救护车走了,但是他的鬼魂……好吧,还是说灵魂比较合适,灵魂还站在这里没有动;他有点想不明白,照道理,他是应该跟上去才对啊!

忽然,他想起了曾经自己家里救过的一个孩子。

牛家村卖农药的祝小强的儿子,当时他因为在澡盆里溺水,灵魂也是飘了出来,后来还是经过嫂子夏青薇的帮忙,才硬生生的把灵魂给按了进去。

“假死?”

刘长青想到了这么一个词。

此刻,灯柱边的众人散去,而那文玉轩却还怔怔的站在那儿没有离开,刘长青就朝他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

足足二十秒后,文玉轩才感觉到刘长青是在看他,他有些疑惑和惊讶的看着刘长青,问道:“你能看得见我?”

刘长青点点头。

文玉轩立即朝他抓过去:“那你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别人都看不见我,听不见我的声音,只有你可以,你一定能帮我的,是不是?”

但是他抓向刘长青的手,也只是穿了过去。

刘长青小声问道:“你的(身shēn)体和你爸妈,全都上了救护车,你为什么不跟上去?刚才如果你扑到你自己的(身shēn)上去,也许就能醒过来了。”

文玉轩摇摇头:“不行,我试过了,不行……这里,我好像走不出去,我只能……在这附近活动,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我是不是活不过来了,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我才十五岁,我刚刚表白成功,我才牵了一次蓉蓉的手。”

面对十五岁的文玉轩,刘长青也感觉应该帮帮他。

只是……为什么走不出去?

紧接着,刘长青看到了文玉轩的异状,他走向救护车离开的方向,可是前面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去路,让他的灵魂都冒出了一阵青烟。

“是……光?”

而刘长青才猛的想起一件事来,鬼魂都怕光,现在正是中午,阳光猛烈,晒的人都快要出油了,可是文玉轩的灵魂暴晒在阳光下面,竟然一点事(情qíng)都没有,这又是什么(情qíng)况?

要知道,连夏青薇的鬼魂体都是很怕阳光的。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文玉轩不是鬼!

他果然还是活的。

只是类似于灵魂出窍,意识和(身shēn)体分离之后,迷失了;这样的他,应该还有机会回到自己的(身shēn)体里面去。

当然,让文玉轩的灵魂体受伤的光,并非太阳光,而是从斜刺里冒出来的一道(阴yīn)冷的暗光。

“那儿,有什么东西。”文玉轩指了指刘长青左侧的一排房子,那儿其实也是商铺,不过跟这边比起来就显得老旧不少,估计能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我去看看。”

刘长青走了过去。

苏漓其实都在注意着刘长青的动作,别人看不出他在做什么,但是她明白他的能耐,所以猜到他是在跟鬼魂交流,此刻看见他朝着街道的另一边走过去,她马上也跟了上去。

“长青,你去哪儿?”苏漓问道。

“跟我来,我们去对面的商铺中找找,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刘长青说道,继续穿行;不过他们现在属于横穿马路,忽然有辆车开了过来,速度还(挺tǐng)快,刘长青赶紧一把搂住苏漓的腰,甚至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猛的后退一步。

那车贴着两人的(身shēn)子开过去。

吓得苏漓紧紧趴在刘长青的(身shēn)上,脸色都吓的苍白。

这边车祸刚刚发生,差点又发生一起。

开车的人还探头出来骂了一句,然后就开走了。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刘长青对苏漓说道,不是他喜欢横穿马路,而是这条街是条老街,走人行道那就要跑到几百米外去了,实际上大家都是直接走过去的,只是刚才那辆车开得太快了而已。

“我腿软,站不住了。”苏漓说道。

“那……我抱着你走吧!”刘长青说,快速走到了对面去,“好点了吗?”

“还有点软……,我要是刚才被撞到了,腿残废了,你会怎么办?”苏漓忽然说道。

“你是想说,让我永远抱着你吗?苏老师,你在撩(骚sāo)我。”

“去你的。”

一分钟后,苏漓恢复了行动能力,问他到底要找什么?

其实刘长青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只是能对文玉轩的灵魂产生作用的,应该不是普通物品吧……刘长青把事(情qíng)跟苏漓一说,她马上指着前面一副贴在商家门上的年画。

“是不是那个?”

刘长青无语:“那是财神画像,这种东西烂大街了,在乡下每户人家的门上都有。”

苏漓噘嘴道:“我外婆家就没有,我外婆家就是乡下。”

刘长青道:“好吧,我的意思是,这个很常见,十块钱能买好几张,你觉得会是这样的东西……嗯,我大概找到了。”

话到一半的时候,刘长青忽然说道。

那是一间老房子门楣上挂着的……罗盘。

罗盘不大,才巴掌大小,看起来是青铜制成,表面甚至还有绿色腐蚀的痕迹,怎么看都是一件废品了。

不过,刘长青看到了这只罗盘上面散发出来青气……这个应该跟(阴yīn)气有一些关联,不然他也不可能看到;并且很淡,要不是注意到它,根本感觉不到它散发的青气。

老房子的门锁着,没有人。

刘长青救人心切,直接跳起来将那罗盘给抓了下来;罗盘看起来很小,还很破,但是分量(挺tǐng)沉的,能有两斤重,而就在他刚刚把罗盘抓在手里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身shēn)后响起:“喂,你偷东西啊?”

“呃——,学姐?!”

刘长青心头一惊,回头看时,却看到了护理学院的校花纪千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