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挂断,旁边坐着的苏漓说道:“是上次吃饭的那个美女?为什么不直接说你在住院?”

苏漓是来给他补课的。

她是培训师,也是负责人。

刘长青现在的这个(情qíng)况,她已经上报,并且也有结果出来,鉴于刘长青是在帮忙救人的时候受伤住院,这种特殊(情qíng)况医院肯定是要酌(情qíng)照顾的,何况刘长青本(身shēn)就不是普通的乡村医生培训者,陈诗诗也将他曾经救援坠崖中巴车,以及他高超针灸术的事(情qíng)提前说明,对他特殊照顾,不去学院培训也可以,只要到时候的考试能通过,一切从简。

乡村医生的知识能有多难?

实际上所有课程,苏漓一个人来培训就足够了。

她现在等于是来给他开小灶的,当然……刘长青现在已经算是他的老板了。

刘长青道:“不用了,免得影响她那边的比赛。”

苏漓好奇的问:“什么比赛?”

刘长青笑道:“金肚皮,肚皮舞比赛。”

苏漓顿时一阵惊讶:“她竟然会跳肚皮舞,难怪(身shēn)材那么好……喂,我问你啊,到底哪个才是你的正牌女朋友?肚皮舞女郎,美腿记者,还是那位苗晓曼?”

“都不是吧!”

“吧?什么个意思,你自己都不确定?不过,个个都是美女,我要是你,我也选不好了,选择困难症啊!要是个个都能泡上,那才好呢,是不是啊,哼!”苏漓说话夹枪带棒,牙酸的很。

刘长青却是摇摇头。

这个问题,他自己一想也感觉头疼。

谷双双的事(情qíng)他是真没办法,只好就此作罢,希望她不会太在意:“继续上课吧,说说这种药剂,刚才你说它是治疗什么的?我忘记了……”

“猪脑子,这是……”

杨钰慧和苗晓曼都有正经工作,所以不能常在医院照顾;特别是杨钰慧,现在是阳光(日rì)报社的娱乐版主编,工作繁忙,之前还是借着受伤的理由请病假,在这里呆了几天,可如果还不回去,主编的位置都要被人顶上了。

离开那天,杨钰慧坐在他的(床chuáng)沿,见四下无人,她捏着衣角,小声的说道:“长青,那天我被压在铁箱子下面,一动都不能动,连手机都拿不到,无法求救,我以为我就要那么死了,当时,我许下了一个大愿,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刘长青有点心不在焉,目光全都放在了她的美腿上。

因为这个坐姿实在有点近,她的大腿几乎贴到他的脸了。

“嗯,什么?”他随口说道。

“如果你来救我,我就……以(身shēn)相许。”

“哦。”刘长青看到她的腿又近了一些,甚至鼻子能嗅到她大腿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温润如玉,淡淡馨香。

“那应该是初子芳香吧?”刘长青心里这样想着,至于杨钰慧刚刚说了什么,他完全没往心里去。

然后他听见杨钰慧说:“你什么时候想要,都可以。”

刘长青大着胆子伸出手,故意装作伸了个懒腰,然后手不经意的放下,就搁在了她的大腿上……哇,真的很滑呢!

他却不知道,如果他想要,可以摸到更完整的。

“嗯……,要什么?”他说话的反应慢了半拍,注意力全都在腿上了。

“要……”杨钰慧这才醒过神来,敢(情qíng)自己酝酿半天的(情qíng)绪,鼓了半天的勇气,最后这个家伙竟然心不在焉的,“你看什么呢?”

“腿……哦不是,我看……我什么都没看啊!”

杨钰慧明白了,这家伙竟然光顾着看自己腿了,这下子,她刚刚升起(情qíng)绪再次被打破,有点心慌有点羞涩的表(情qíng):“便宜你了,想摸就摸呗,省的你这家伙,色心上来去摸别人。”

“真,真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好吗?

“你是不是还想((舔tiǎn)tiǎn)((舔tiǎn)tiǎn)啊?”

“可,可以吗?”太激动了。

“……”

面对如此色迷心窍的刘二狗,杨钰慧发现自己酝酿许久想要表白的(情qíng)绪和气氛,全都没有了,她气呼呼的抬起一条**,哗啦踩在了刘长青旁边的枕头上,一个下压,大腿内侧就压在了他的脸上:“让你吃个够。”

这个姿势,不可谓不强悍。

偏偏这个时候有人走了进来。

谁呢?董慕柳!

董慕柳其实两天前就知道他在这里住院了,这件事(情qíng)她还是听王世明说起的,因为刘长青住院不能动,为王世明治疗的事(情qíng)就耽搁了下来,王世明没等到刘长青,打了个电话,就知道原因了,为此他还特意跑来看过他。

董慕柳这两天也天天会过来一趟看看。

只是走进病房突然看见这一幕,着实让她感觉有点惊讶和尴尬,因为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杨钰慧这是让刘长青在吃……嗯,那种不可描述的部位。

这可是在医院病房里啊,猴急也不用这样啊?

董慕柳想要退出去的时候,结果外面又进来一人,差点跟她撞上,这个人却是来自善仁堂的林晓。

两人的声音终于惊动了刘长青和杨钰慧,杨钰慧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正好自己恶作剧戏弄刘长青的时候有人进来了,这样的画面实在太丢人了,她匆忙间想退回来,可越急越乱,竟然一个不稳,直接一劈叉坐在了刘长青的脸上去。

“噗——”

林晓瞪大了眼睛。

董慕柳则是赶紧跑过去扶着杨钰慧,将她扶了下来,嘴上小声说道:“你们这也太不注意了,要玩这种花招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怎么好这么玩的啦?要是碰到伤口可怎么得了?先忍一忍,(身shēn)体要紧。”

杨钰慧脸红发烫,臊的不行,哪里还有脸呆在这里,说了一句:“我先回阳光市了,回头给你打电话。”

说完,赶紧捂着脸跑了出去。

刘长青看看董慕柳,结结巴巴的说道:“嫂子,这个……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董慕柳翻翻白眼道:“行了,跟嫂子解释什么,你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

那可是能拿着她的小黑,来一晚上的家伙。

刘长青心中叹气,知道这个事(情qíng)真是越描越黑,解释不清楚的了,索(性xìng)也就不解释了;目光看向后面的林晓,微微诧异道:“林医生啊,你怎么来了?”

林晓脸上一笑:“听说你受了伤,(挺tǐng)严重的,我就来看看你。”

林晓,当然不是纯粹的好心来看望,真要专诚来看,怎么会空着手过来,这也太不讲究了。

他是为了三针封血而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