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趾头写字?

刘长青一开始哪里能分辨出来,他还以为苏漓是在(床chuáng)子底下调戏撩拨他呢!

那脚趾头还真是相当灵活,虽然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脚丫子的(热rè)度和柔软。

“这女人,胆子太大了吧?”

刘长青赶紧悄悄看了看斜对面的陈诗诗,发现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就一边假装吃东西一边看向苏漓,眼神询问她到底什么个(情qíng)况?

结果苏漓反而写得更卖力了。

那脚趾仿佛弹琴一般的敲击起来……

刘长青这才发现她的意图,竟然是在他的腿上写字,他都无语了,心想果然是师姐妹呀,陈诗诗上次在他掌心中写字,苏漓竟是在他腿上写,两女是不是平时就有这样的(爱ài)好。

直到苏漓写了五遍,弄得刘长青都有点享受这种足底按摩的滋味了,才搞明白她写了什么——

她写的是:“你在看什么?”

刘长青又朝文玉轩看了一眼,然后朝苏漓眨眨眼,可这回轮到她搞不懂了,又用脚写道:“是不是看到鬼了?”

那脚都快踩到他大腿上来了,痒痒的,连他的心也跟着痒了起来,刘长青顺手就捞起了她的玉足,先是抚摸了一下,紧接着另一只手快速写上了文玉轩的名字。

苏漓的脚底又软又嫩,摸上去的感觉很美妙,可惜刘长青因为看到文玉轩的鬼魂,心(情qíng)却完全被破坏,想着要是老板夫妻得到这个噩耗,恐怕会难以承受,所以也没有心思去吃苏漓玉足上的豆腐。

只是,苏漓怎么想的,那就是另一回事(情qíng)了。

因为她不知道文玉轩的事(情qíng),加上她今天的心(情qíng)很不错,刘长青抓住她脚的时候,她的脸就红晕起来;刘长青用手指在她脚底上写字的时候,更是难以承受那种神经末梢传来的刺激。

因为,她的脚底很怕痒。

一瞬间,她猛的挣扎起来,脸色也涨得通红。

“喂喂,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成瞎子?”陈诗诗忽然用筷子敲了敲碗,瞪着两人说道,“要不我还是先走吧,我怕我的电量太大,这个月的电费都要付不起了。”

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一万瓦的电灯泡。

“别啊,师姐,是这个家伙太讨厌了,竟然踩了我一脚,我的脚都被踩肿了。”苏漓说道。

陈诗诗道:“谁让你脱掉鞋子,把脚伸过去的?不踩你踩谁啊?”

“……”苏漓的脸顿时更红了,懊恼的踢了刘长青一脚,这才收回来,把玉足放进鞋子里;而正在这个时候,门外急匆匆的冲进来一个男人,大声叫道:“文老板,文老板,不好了,你们家玉轩被车撞了,快点过去,就在路口转角……”

“啪嗒——”

老板娘手中拿着的一碗本来要给客人的饭直接掉到了地上。

然后疯了一样的跑出去。

文昌明也紧跟着跑了出去,哪里还管店里放钱的抽屉还开着。

“爸爸,妈妈,我在这里啊!”文玉轩大声的喊道,但是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哦,除了刘长青。

陈诗诗和苏漓听到之后马上站起来。

特别是陈诗诗,她本(身shēn)就是急诊科医生,对这样的突发事件有着本能的反应,没有等刘长青和苏漓,就直接冲了出去,还一边喊刘长青:“长青,过去看看!”

刘长青看向柜台的角落,轻轻叹了口气。

苏漓的脸上同样有着紧张,但她留意到刘长青的反应,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压着声音悄悄问道:“长青,你刚才到底看见了什么,是不是……”

刘长青点点头,用下巴朝柜台那边点了点,在她耳边道:“来不及了,他就在那儿,应该已经死了。”

“啊——”

苏漓捂住了嘴巴,尽管心里有了猜测,但还是被这样残酷的事实刺激到,仿佛中枪一样的愣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刘长青。

尽管知道老板儿子已经死了,鬼魂都跑出来了,但刘长青和苏漓还是马上朝着外面跑过去,很快看到了事故现场——

现场可以用血腥来形容。

一辆失控的奔驰车在路上侧翻,路边一根灯柱倒在地上,地上到处是汽车破碎的零部件。

受害者并非只有文玉轩一个人。

事实上,汽车在撞到灯柱侧翻之前,还撞了三辆电动车,两辆汽车;可是让人无比惊奇的是,两辆汽车里面的问题不大,三辆电动车被撞翻后,最严重的也就是一人腿骨骨折,反而是文玉轩最倒霉。

他没有被车撞,他是被倒下来的灯柱给砸到的。

头破血流,地上流了好多血,人还被压在灯柱下面。

现场比较混乱,报警的,打120的,打电话找人的,哭喊的,咒骂的……文昌明的老婆直接跪在儿子的面前,大声哭叫,手足无措。

看她的样子,看见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揪心。

“来几个人,过来帮忙,把这个灯柱抬起来!”陈诗诗在现场,大声的喊道。

文玉轩在这条街上也是熟面孔,旁边很多开店的老板都认识,这种场面(热rè)心的人还是多的,马上聚集起来不少人,只是有人担心没有医生在场,会不会抬的不对。

陈诗诗立即亮明(身shēn)份:“我是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的医生,不用去想那些事,快点帮忙抬。”

刘长青虽然心中黯然,也走过去帮忙。

陈诗诗还担心他的伤势:“长青,你刚出院,用不着你。”

灯柱本(身shēn)也不是很重,有人起头,很快就被抬了起来。

陈诗诗立即给文玉轩检查(身shēn)体,一边叫刘长青赶紧给他头部止血。

“诗诗姐,恐怕来不及了,他……”刘长青说到这里,看到快要哭晕过去的老板娘,终究不忍心说出口;而陈诗诗却已经开始给他做心肺复苏,只是……

恐怕做一天一夜,都不会有什么效果了吧!

但是,让他很是诧异的是,文玉轩本来停止呼吸的(身shēn)体,在做了两分钟的心肺复苏之后,竟然恢复了心跳;只是那个心跳无比的微弱。

“这……怎么可能呢?”

刘长青看到这个(情qíng)况,都有些魔怔了,明明鬼魂都跑出来了啊,怎么还能救活?而他转头一看,却在人群中,找到了文玉轩的鬼魂,正站在那里傻看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