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刘长青将李贤拍醒后,竟然直接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大家都觉得好笑。

就算李贤晕了头,在这种(情qíng)况下也不可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要是没收好处还好,如果收了,当着副县长秘书的面说出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可是,偏偏……

李贤眼睛半睁着,看起来有点迷糊,但是开口说话了:“也……没给多少好处,那小子小气的很,就给了五万块,吃了一顿饭,玩了一次飞双,那两妞倒是(挺tǐng)漂亮的,够味道,比我找的(情qíng)人好玩多了。”

李贤咕哝咕哝的说着,完全不知道旁边的人听了之后是什么表(情qíng),那是相当的精彩。

马玲秘书也是有八卦之心的,随口问了一句:“你的(情qíng)人是谁?”

没想到李贤竟然也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我的(情qíng)人有三个,两个是学校的老师,鲁安柔,陶雪,还有一个是我的学生,郝薇,两个女老师一点都不好玩,老是家里有事,还是我的学生好啊,随叫随到,什么姿势都会摆,各种花样都能玩……”

一瞬间,所有人都再次被惊呆了。

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禽兽啊,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当校长?

最滑稽的是,他竟然这么说了出来,他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无耻!”

马玲气的怒喝,脸都涨红了,一巴掌甩了上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这一巴掌,顿时将刘长青对李贤的催眠给打醒了,李贤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结果看到众人无比鄙夷厌恶的眼神,他诧异道:“我刚才怎么了?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

马玲怒发冲冠,(身shēn)为吕学民的秘书,李贤顶上江景涛的位置还是她提出来,然后被表决通过的,可她现在才发现李贤竟然是这样一个畜生,这让她(情qíng)何以堪?她回去怎么跟吕县长交待?

马玲这会儿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她指着李贤怒声骂道:“你就是个衣冠禽兽,我还以为你是个可堪造就的人,结果,原来你才是人渣,你才是垃圾,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我为认识你这样的人而感到耻辱,你等着下岗吧!”

李贤“啊”的一声,他之前是被催眠,所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马秘书,这话是怎么说?我……我做错什么事了吗?他,他确实是在外面伤人了……”

正在这时,有个学员站了出来,举着手里的手机,道:“这儿,我这有视频。”

这是个男学员,动作倒是快,居然从头到尾把整个过程给拍了下来,他其实一开始是拍刘长青打针灸的,没想到拍到了更精采的东西。

当李贤看到那个视频,听到自己说的话,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他感觉这一刻的天,塌了!

他表(情qíng)狰狞又有些害怕的看着刘长青:“是你……你,你是个恶魔,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刘长青拔出他头上的针灸:“你不是看到了,你晕倒了,我把你救醒了,至于你为什么对我说出实(情qíng),大概你潜意识里感激我救你,所以弃暗投明,主动交待。”

李贤叫道:“是催眠,你对我做了催眠。”

众人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可李贤自己说出催眠两个字,大家马上想到了……

没错啊,这不就是催眠吗?

“我了个去,他居然会催眠,这太不可思议了,这要是被他催眠,岂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一定要离他远点,太恐怖了!”

这是此刻很多人内心的声音,就连陈诗诗都感到了神奇,对刘长青需要重新评估高度和能力。

李贤当然不会认:“这都是他的邪术,这里说的,我全都没做过,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刘长青道:“不管你怎么说,交给警察一查就知道了,又不是什么多难的事(情qíng),倒是你,即将成为校长的你,居然为了那一点点蝇头小利,做这种(阴yīn)暗的交易,你真是没救了。”

马玲说道:“李贤,你可以走了,或者自己去警局自首,不然就等着警察上门吧!”

李贤只觉眼前发黑,(身shēn)体摇了摇,这回真的晕了过去。

两个小时后,在酒店享受着应召女郎贴(身shēn)服务的林晓,接到了来自李贤的电话,他笑了笑,在女子雪白的(臀tún)上拍了一下,让她不要出声,他则是接通了电话。

在他看来,李贤去开除一个乡村医生培训的学生,那是杀鸡用牛刀,要不是这家伙刚好要当上护理学院的校长,他还真不会花这么多心思,又送钱又送女人。

“喂,李校长,动作(挺tǐng)快,这么快就将那小子开除掉了,哈哈,我就说,这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啊!”林晓说道。

结果,话音刚落,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哭声。

“呜呜,林少,你要救救我……”

李贤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

他知道林晓是牛泽的外孙,善仁堂这边的管事,又是京城来的,怎么都有点能量,要是他肯帮忙,也许还有转机。

林晓却是一愣,问道:“什么(情qíng)况,那小子开除没有?”

李贤道:“我正要开除他,让他滚出学校,可是后来突然来了个副县长的秘书……”

他把事(情qíng)一五一十的说了,最后道:“林少,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我可是为你去办事的,结果把我自己栽进去了,你这次只要帮了我,以后我就是你的马前足,让我干什么都行……校长的位置我还没坐过啊!”

林晓一听就感到(胸xiōng)口发堵,这个李贤居然当着陈诗诗的面,把自己给供出来了,他是猪吗?就这样还想要他去救他,救来当肥猪养吗?

“行,你不是说让你干什么都行吗?那你现在到大街上,看准一辆车,撞上去,你去死吧,废物!”林晓对着手机大声说道,然后挂掉电话,把手机扔在了枕头上。

把刘长青开除只是他安排的开胃菜,目的是让那小子知道自己的厉害,如果乖乖听话那就好说,不然就会有一系列的手段……结果,开胃菜还没上呢,就说菜被打翻了。

这真是个废物啊!

不过没事,他还有很多招。

他朝女子招招手,道:“过来,来个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