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被开除了?”

刘长青听到男人说的话,一时间有点懵。

他这段时间都躺在医院里,没有出去惹是生非,更没有犯什么错误,怎么就被开除了呢?

“难道江景辉的事情还没有搞定,江别客又在从中作梗了?”

“可是,江景辉杀人的证据确凿,他自己也已经招供了,一个死刑是逃不掉的了,在这种情况下,江别客还有闲心来对付我?”

与此同时,教室里的学员也在悄悄议论——

“这姓刘的小子太肆无忌惮,上课期间还跟老师在宿舍里嘿咻嘿咻,肯定是东窗事发,这才被开除的吧!”

“以为有个老师女朋友了不起,不来上课,一样要开除。”

“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这个疑问,陈诗诗帮大家问了,道:“请问你是哪位?”

男人看着陈诗诗:“你连我都不认识,你怎么当上这里老师的?我是护理学院的校长,李贤。”

陈诗诗道:“据我所知,护理学院的校长好像叫江景辉吧?”

李贤道:“那是以前,但是江景辉因为杀人罪,被判死刑,现在护理学院的校长就是我了。”

原来这李贤原本是副校长,但是现在江景辉出事,就由他这个副校长顶上去,组织上已经找他谈过话,通知他从下个学期开始,他就以正式校长的身份出现,只不过现在正是暑假期间,所以没有公布。

陈诗诗不是学校的人,苏漓也没有跟她提过这件事,所以她很是吃惊;就连下面坐着的学员也纷纷震惊,一个大学的校长竟然杀了人,这真是大新闻啊!

看到学员们震惊的表情,李贤还以为他们是对他这个新任校长的敬畏,更是洋洋得意,心想正校长和副校长果然还是有区别的,正校长的名头就是能唬人,他指着刘长青道:“你还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给我滚出去。”

这态度,还真是够恶劣的。

陈诗诗强忍着怒气道:“好吧,李校长,我想问问,刘长青到底犯了什么事情需要被开除?”

李贤道:“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种问题?我说开除,那就必须开除,好吧,告诉你好了,这个家伙在外面打架斗殴,把别人打成了重伤,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医生,开除,必须开除。”

这句话,又引起学员们的议论纷纷了。

刘长青问道:“那你告诉我,我打谁了?什么时候打的。”

李贤哼了一声:“就知道你不肯自己走,你打的人叫林晓,是善仁堂的医生,你总不会失忆忘记了吧?”

“善仁堂,林晓?”陈诗诗惊呼出声,她当然还记得林晓。

“林晓吗?”刘长青眼神一闪,终于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三天前,林晓来向他要三针封血,之后一直没有动静,没想到是在这里等着他,可是用这样的方法,是不是太幼稚了?

“这么说,是林晓让你来整我的,你收了他多少好处?你这个校长的座位还没坐热吧,你就不怕还没坐稳就摔着了?”

李贤大怒,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小兔崽子,怎么说话的?我李贤秉公处理,那是你伤人在先,被开除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人,你现在竟然还污蔑我,这是诬陷,我可以让你去坐牢的,你信不信?”

“咳咳,李副校长,发这么大火啊?”正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什么李副校长,我现在是正校长,你要叫我李校长……啊,马秘书。”李贤原本很生气的回头,态度非常恶劣,因为他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叫他副校长,这不是找骂吗,可是一回头,看到女人的样子,他的脸色立即大变,然后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陪着笑,还谄媚的仿佛一只看见主人的哈巴狗,“马秘书,您……您怎么来了?”

原来,来的人正是平安县副县长吕学民的秘书,马玲。

吕学民这个副县长不但管着医疗卫生的口子,还管着教育这块领域,也算是在平安县里面李贤的大老板,而吕学民的很多事情,都是经过马玲的手去办的,所以李贤当然认识她。

马玲指了指站在课桌前面的刘长青:“我来找他。”

李贤愣了下,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觉得应该是林晓还找到了马玲这层关系,让她也出面来整这个家伙,心里还在想,这林晓也太小题大做了,不就是开除一个小乡巴佬吗?难道我一个校长还办不到吗?

话说回来,林晓跟这刘长青什么仇啊?

李贤笑着说道:“马秘书,是不是这个小子犯了事情?我刚刚已经把他开除了,这种害群之马,根本不配做医生,对这样的人渣,垃圾,我们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不但这次要开除,还要把他加入黑名单,永远的禁止他考取医师资格证书,不能让他钻空子……”

他说着说着,发现马玲的表情越来越冷峻,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锐利,他心头一突,感觉是不是哪里不对,赶紧小声问:“马秘书,有什么问题吗?”

马玲道:“没什么问题。”

就在李贤听了心头一松的时候,马玲把手里提着的一个盒子打开,清冷的说道,“我只是奉了吕县长的指示,送一个东西给刘长青同学。”

“啊——,什么,什么东西啊?”李贤终于感觉事情不对劲了,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而旁边的陈诗诗,其实在看到马玲的时候,就知道刘长青有救了。

“哗啦——”

盒子里的东西展开,竟然是一面锦旗。

上面写着:赠刘长青,妙手回春,品德高尚,救死扶伤,仁者无敌。

落款是:吕学民。

李贤脑子里嗡的一声,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似的,他知道,事情大条了。

连吕学民都亲自送锦旗的人,却被他口口声声说是人渣垃圾,被吕学民知道的话,他会怎么想?他会怎么做?

刘长青在马玲的招手下,走了上去,笑道:“吕县长真是太客气了,其实那是任何一名医者都会做的事情。”

马玲握着他的手:“也不是所有的医者都会那么做,就好比之前有位姓顾的女医生,不就冷眼旁观了吗?”

刘长青知道她说的是顾冷柳,显然顾冷柳的结果不会太好,得罪了吕学民和这位马玲,她有得受了。

而刘长青,趁李贤呆愣的时候,悄然出手一指点在了他的昏睡穴上,李贤脑袋一晕,软软的倒下。

“咦,李校长,你怎么了?”

刘长青故作惊讶的扶着他,然后马上给他做针灸,其实是做了催眠的准备,十秒钟后,把他拍醒:“李贤,林晓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个校长来整我,把我开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