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从王世明的别墅出来。

在去往青县的路上。

吕琴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小弟,你可以啊,在护理学院混的如鱼得水,昨天刚刚泡了一个校花,今天又把了个美女老师,你真的是来培训的吗?我怀疑你的真实目的是来把妹的。”

谷双双听了也很诧异,笑着问道:“还泡了一个校花?真的假的?”

刘长青连忙道:“当然是假的,哪里泡过一个校花了,那个纪千曼,顶多算认识,才见过两次面,如果这都算作泡,你们两个早就被我泡烂了。”

吕琴表(情qíng)暧昧的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心里忍不住想,你早就上过了,还泡呢,人家那儿现在还有点疼。

谷双双也是笑逐颜开,咯咯(娇jiāo)笑。

然而,刘长青这边对纪千曼没有任何超出友谊的想法,不代表别人也没有,此时此刻,护理学院论坛上的贴子,不但没有消停下去的意思,反而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俞演俞烈。

因为前一天可能还没有太多人去看学校论坛,可是到了晚上难免想起来上去瞅瞅,结果就看到了那个地方的沸腾。

现在论坛上的主题着重一个:纪千曼带来的男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究竟是不是学院的学生?

而那么多人里面,最郁闷,最暴躁,也是此次风浪中影响最大的人,就非叶秋莫属了。

在众人的眼里,他现在就像一个被锤在地上无力挣扎的反派小丑,是被绿了的那个男人。

一瞬间,他从高高在上的校园蓝球神坛中,摔下来,摔得鼻青脸肿,路人践踏。

这时,他正拿着手机刷论坛,以前他都是被正面评论,得到掌声被人羡慕嫉妒的那个人,可现在他才明白,原来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上面很多学生的留言中,充满了对他的幸灾乐祸,并且他原来的那些脑残铁粉们,也没有多少出来怒怼路人。

“玛蛋,我一定要查出来这个混蛋到底是谁!”

“跟纪千曼到底是什么关系?”

叶秋无比愤怒的想道,“好在,我还有篮球队的兄弟们,那个王八蛋就算再厉害,也只是出手一次,但是我才是能为学校赢得最后比赛的那个人。”

叶秋这样安慰自己,一边走向篮球训练馆。

可是当他走到门口,还没有进去的一刹那,他的脚步顿住了,因为他听见了里面那些队员说话的声音——

“你觉得他能来加入我们篮球队吗?”

“这真不好说,但是我们都很清楚,如果有了他的加入,我们护理学院篮球队的实力可以提升几个档次,他一个人比得上叶秋三个,再加上叶秋……”

“你还是别幻想了,那个人跟叶秋是不可能上同一场的,叶秋的(性xìng)格,你还不了解吗?”

“光有(性xìng)格有什么用啊?现在谈的是事实……,我等会就去找找纪千曼,问问她怎么找到那个人……”

叶秋听到这里,脑袋嗡的一声,感觉一直以来顶在头上的光辉头冠掉下来了,像玻璃一样摔成粉碎;他刚才想要跨进去的脚步,顿在那里不能移动半寸,最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女生宿舍。

纪千曼和一名穿着清凉,打扮时尚的女子坐在一起,各自看着手机。

如果刘长青在此,就能认出来另一个女子正是之前他从大青山上救下来,曾经被毒蛇咬到的女学生,她也正在看论坛上面刘长青灌篮被拍下的视频,一边看,一边发出哇哇哇的喊叫声。

“喂,小面包,你行了吧,需要这么夸张吗?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看这个视频看了不下一百次,再看下去,眼睛都要瞎了。”纪千曼一脸受不了的表(情qíng)说道。

女生全名米宝琴,小名小面包。

米宝琴道:“是真的很帅,很酷,很有型啊,真没想到当初救我的人就是他,可惜那个时候我迷迷糊糊的根本没看清楚,亏了亏了,我亏大发了。”

纪千曼道:“我看你是快要变花痴了,被他迷晕了。”

米宝琴笑道:“是啊,是啊,如果我还是个初女,我一定反过来去追他了,可惜,我生君未生,遇君我已他人妇。”

“神经。”

“我怎么神经了,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又这么有型,打篮球这么带感,完虐你家叶秋……哎哟,说起来,叶秋现在肯定郁闷死了,我很想知道一下叶秋现在的心理(阴yīn)影面积,是不是躲在哪个角落里((舔tiǎn)tiǎn)伤口?某位校花是不是真的打算移(情qíng)别恋了哦?”米宝琴笑嘻嘻的说道。

“别瞎说,你也跟着瞎掺和,我跟刘长青才见两次面,要说熟,还是你熟,你可是被他抱了好久的。”

“这么说,我家学弟没机会呀?还是喜欢你家叶秋?”

纪千曼无语的摇摇头,笑道:“我是我妈家的,跟别人无关。”

说话间,眼波流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这个家伙,前几天跟叶秋冷战,还没和好?这次不会是找我们家学弟,故意刺激一下叶秋的吧?不行不行,那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可不能把人家带沟里去了,不喜欢人家就早点说。”

“我说什么说?人家本来就没说对我有意思,我去说这个,我有毛病。”

“阿嚏!”

刘长青坐在车后座,突然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刚刚,他在汽车后排睡着了。

“怎么了,是不是我空调开大了?那我开小一点。”吕琴关心的说道。

“没事,不冷,可能是什么人在想我。”刘长青笑着说道。

谷双双道:“一个喷嚏是有人骂,两个喷嚏才是有人想。”

刘长青道:“三个喷嚏呢?”

“那是你感冒了。”

“双双姐你还会算命呢!”

说话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吕琴笑道:“看来还真是有人想你了。”

刘长青笑了笑,接起电话,那电话却是王寡妇打过来的……要说想,王寡妇还真是不止一次想勾搭他,但是都没有机会,但是相信这次打电话绝对不是为了勾搭他。

“王姨,什么事,我家里还好吧?”刘长青道。

王小玉道:“没什么事,你娘现在(挺tǐng)好的,但是,你家来了个漂亮的小尼姑,说是来投靠你的,你个小西斯,什么时候把人家小尼姑给勾搭上了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