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没有想到,跟着刘长青到这里来,居然看了一场大戏。

看着原本嚣张不可一世的王世琴被小平头陈浩拖着丢出别墅大门,她才渐渐回过味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也是个聪明的女人。

王世明一看就是个有钱人,而她的妹妹要害他没有子嗣,很明显就是为了他的家产……她不仅感叹豪门之中的水太深,明明是亲兄妹,血浓于水,却因为金钱财富,手足相残。

这种事(情qíng),她原本以为只有电视剧里面放放,娱乐娱乐大众,没想到此刻在现实中见到了。

当真是,匪夷所思。

“长青老弟,让你见笑了。”王世明对刘长青说道,然后问,“这位是……”

苏漓马上道:“你好,我是刘医生的助理,我姓苏。”

王世明点点头:“原来是苏助理。”

很快,王世明就领着他们进入了别墅里面。

在外面的时候,只看到别墅外面花园的美丽宽敞,以及别墅的外立面设计,直到走进里面,看到里面的装修,豪华的家具,才真正有种被震撼到的感觉。

“这才是……有钱人家的享受啊!”苏漓在心中说道。

而刘长青则是想:“以后,我也要弄一栋这么大的别墅。”

王世民将两人带到了一件洗浴间,面积比正常人家的房间还要大,正中间放了一个沐浴的木桶,但是其他地方还有按摩浴缸,淋浴房,双马桶,双洗手台……普通人没走进来过,真的很难想象那种感觉——,刘姥姥进大观园。

苏漓很不理解的问道:“为什么里面要装两个马桶?难道是两个人一起上厕所?可是没有隔开,会不好意思的吧?”

王世明道:“一个男人的,一个女人的,功能不一样。”

呃——

苏漓咽了下口水,很想上去体验一下女人专用的马桶是怎么样的。

而王世明这时候指着木桶问道:“长青老弟,你看这个木桶可以用吗?”

刘长青点点头:“可以。”

顿了顿又道:“我先用一下你家的厨房,把泡药浴的药材炮制了煮了,等一会做完针灸,你马上跳进水桶里面泡,泡的时候,还需要继续做针灸。”

接下来,苏漓总算见识到了刘长青真正的针灸之术。

银针,依然是那种他特制的牛毛银针,细的不像话;这种银针,苏漓手中就有一根,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拿出来试验过,根本刺不进去,甚至连她最软的团子上,她都试过了,根本不行。

手指捏住一端的话,那银针甚至还有一点弯曲。

这种针,怎么插得进去。

而现在,她看见刘长青插进去了,抓起银针,唰的一下,速度还非常快,(穴xué)位拿捏的分寸简直叹为观止。

“难道是因为速度?”

“只有速度快,这种银针才能刺进去?”

苏漓疑惑的想着,但随后她终于发现并非如此。

刘长青捏住银针的时候,那本来有点弯曲的银针,会在瞬间绷直,如钢筋一般,很轻易的就刺进人的肌肤里面去。

对此,她非常好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直到王世明说了一句话,他说:“长青老弟,你这样会消耗大量的内力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要是伤了你的元气,那我可就罪过大了,别说那小小的一千万,一个亿都无法弥补你的损失。”

刘长青道:“没事,你别说话,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中止。”

他说完继续施针。

苏漓美眸轻轻闪动,看向刘长青的侧面,心里面惊涛骇浪:“原来,原来竟然是使用内力,他,居然有内力?是武侠电影中的那种武功,内功吗?”

如果是在两天前有人告诉她用内功给人治病,她会毫不犹豫的取笑或者反击,但是现在听说刘长青真用这种方式给人治病,她却没有一点怀疑,只有恍然大悟。

因为,刘长青可是能见到鬼魂,并且能抓鬼的人。

那么有一点内功,不是很正常吗?

看见刘长青额头上面出现了汗水,苏漓很自觉的取出餐巾纸给他细心的擦拭。

这边针灸完成,刘长青马上又去处理早就在厨房炖的药材,最后弄成一桶泡澡的洗澡水;这个过程与他之前给梁萍泡药浴是一个道理,同样也是在病人泡进去之后,继续做针灸。

如此足足忙到中午十一点半,才算结束。

而刘长青也累得满头大汗,甚至脸色都有点苍白,对王世明道:“王哥,我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内不要来打扰。”

“好的,好的,老弟快去隔壁房间,绝对不会有人打扰。”

王世明无比感动的说道。

在他看来,刘长青这是在用生命救他啊,他听人说过,一个人的内力,其实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而刘长青现在脸色苍白,步履蹒跚,明显是内力消耗过度了,他能不感动吗?

“一千万,真的是太少了啊!”他内心默默的想道。

“长青,你真的没事吗?”苏漓也关心的问道。

“没事,放心,休息一会就好了。”

“呯”的一声,把门关上。

刘长青本想睡一个小时,好好恢复一下元气再说,刚才使用青莲内劲的量其实不算多,累的是精神,因为内劲冲击普通人的经脉,必须要小心翼翼。

但是,半个小时后,他就接到了吕琴的电话。

两人昨天约好时间的。

“哦,我马上就好,现在还在病人家里……这样吧,我用微信发个地址给你,你开车来接我一下。”刘长青道。

“好的。”

等刘长青走出房间的时候,王世明却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

这很正常,都到饭点了,难道还不请神医吃饭?你的病还想不想好了?

“王哥,一会我有两个朋友来接我,我下午还有事。”刘长青笑着说道。

“没事,那就一起吃饭啊,办事总不能饿着肚子。”王世明道,他现在感觉(身shēn)体非常不错,浑(身shēn)轻松,十年来从未如此舒坦过,对刘长青的感激之(情qíng)更是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苏漓有些诧异竟然有人来接刘长青,只是不好意思问。

直到吕琴和谷双双一起被王世明请进屋,看到谷双双的一瞬间,苏漓顿时有点淡淡的失落了,心里想:“师姐果然说的没错,他的女朋友,真的很漂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