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琴说的话,非常直接,完全不顾当事人的面子和心(情qíng),就像她之前说胖子没本事一个样,若是换了个人,还真有可能一气之下,一走了之。

但是,刘长青早就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什么人了。

恐怕,她如果知道刘长青是来给王世明治不孕不育症的,会想方设方将他赶出去吧!

王世明道:“世琴,不要瞎说,刘老弟的医术是很好的,当然我们更多的是朋友……,刘老弟是治疗胃病的高手,我就是请刘老弟给我看看胃病,开个中药的。”

“胃病?哥,你的胃病又犯了吗?之前给你从云南带来的药茶,你喝了没有?难道没有效果……真是的,这小子还没我儿子大,能懂什么中药,大学都没读过吧,这种骗子的话,你也敢相信?”王世琴的话无比尖酸刻薄。

她是存心把刘长青气走。

什么年纪小,不懂药理,都是借口,她倒不是小看刘长青,她对哥哥王世明还是了解的,知道他不至于傻得被个小孩子欺骗,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这个小子的确有一点门道。

她不是没见过年纪小的中医,事实上,给她乌头花的人,年纪也不大。

而一提到那个乌头花,王世明的心头就要火起,这个妹妹,难道真想害死自己不成?

他忽然说道:“世琴,我觉得最近喝乌舌兰花没什么效果,反而一喝就(身shēn)体不舒服,是不是这乌舌兰花……有什么问题啊?”

王世琴一听心里吓了一跳,连忙道:“能有什么问题?这是云南那边的本地人常年吃的东西,要真有问题,早就淘汰了,谁还喝啊?我自己也是天天在喝的,肯定跟这个没有关系。”

说完就盯着刘长青,语气不善的说道,“是不是你在胡说八道?你哪来的,你几岁啊,你懂医学吗?你懂中药吗?你有行医资格证书吗?我真是奇了怪了,你这么小的年纪,你凭什么给人看病啊?”

王世琴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刘长青,猛烈开炮,将他贬低的一文不值。

刘长青内心冷笑,沉默不语。

可是苏漓却受不了,替他不值,于是说道:“医术高不高,跟年纪大不大有什么关系?你的年纪够大了,可你懂医学吗?你懂中药吗?你会给人看病吗?什么乌舌兰花,从来没有听说过,不是什么样的偏方都有用的,有些人(身shēn)体不适应,吃了偏方反而更严重。”

王世琴大怒:“你懂什么呀?你不知道,那是你孤陋寡闻。”

苏漓被王世琴的嚣张和无礼给气炸了,接口说道:“那你把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到底是我孤陋寡闻,还是你给他乱吃药。”

然而——

那种东西是能拿出来给他们看的吗?

那是绝对不行的。

如果这一男一女正好知道乌头花呢,这不敢保证,是有风险的。

所以,王世琴根本不可能同意,还态度无比恶劣的要把刘长青和苏漓赶出去;这还不止,甚至她还动上手了,重重的推了苏漓一把,要不是刘长青从旁边抱住了她的腰,她就要摔进旁边的花坛里去了。

王世琴更是对小平头喊:“陈浩,你愣着干什么?这两个骗子都要在家里造反了,你还不把他们打断腿丢出去?我哥找你来干什么的,吃干饭的吗?”

而王世琴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都被王世民看在眼里。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妹妹是如此的陌生,如此刻薄,如此小人嘴脸,可以前竟然没有看出来。

“世琴,你先回去吧!”

王世明开口,对妹妹有点心灰意冷了,甚至觉得不想再看见她,从种种的迹象表明,就是王世琴给自己下了毒,用乌头花这种慢(性xìng)毒药让自己不能生育;如果换了别人,一定会承受他终极的报复,可这个是他的亲妹妹,他觉得,如果两人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以后不再有任何的利益关系,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可惜,这个想法对他来说是那么的一厢(情qíng)愿。

王世琴谋划这件事谋划了十年,怎么可能轻易放掉这块肥(肉ròu)。

她可不放心让苏漓和刘长青在这里胡说八道,破坏她的好事,最重要的一点是,矛头已经指向了乌头花,随时都暴露的可能。

“哥啊,你怎么相信外人,不相信我呢?我是你的亲妹妹啊,难道我还会害你?”王世琴有些生气的说道。

结果这句话,直接把王世明给惹爆了。

他忽然呯的一声把一个玻璃杯摔在地上,大声吼道:“对,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天天喝你的乌头花茶,被你蒙在鼓里,到现在还没有子嗣!你告诉我,这是你的主意,还是你男人的主意?”

“啊——”

王世琴张大嘴巴,心里一下慌乱起来,但是嘴里还不肯承认,“哥,你在说什么呀?你这些……这些都是听谁说的呀?是不是这两个骗子说的,他们是骗子啊,他们的话能相信吗……”

王世明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拿着你给我的东西去化验过了,你想知道结果吗?你给我的,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啊——”

还要再说下去的王世琴,顿时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就是知道你是我的亲妹妹,所以我现在让你走,从我面前滚出去,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现在,听明白了没有?”王世明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但他实在忍不住了。

“哥——”

王世琴这个时候彻底慌乱了,她知道事到如今,所有的(阴yīn)谋都浮出水面,她再这么狡辩都没有用;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哥,哥哥,我……是我错了,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穆林说,这个,这个除了不会生孩子,没有其他副作用。”

刘长青心中叹息,为了钱,让自己的兄长断子绝孙,这个女人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刘长青道:“不,你错了,你哥因为常年喝乌头花茶,现在五脏六腑都极为衰弱,有了中毒的反应,神经也会渐渐麻木,不用多久,就会全(身shēn)瘫痪,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你是否知道?”

“我,我我……哥,我错了,我错了!”

王世明闭上了眼睛,从王世琴的表(情qíng)来看,很明显,她知道这个后果;可是知道还他吃,那就是谋财害命了。

“小浩,把她给我丢出去吧,以后,不准她踏入我家门一步,也不准她踏入我的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