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嘀——”

刘长青和苏漓正走向校门口,(身shēn)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按响了喇叭。

两人回头一看,正是那名江老师。

江老师从车窗那里探出头来,说道——

“苏漓,你去哪儿,我送你?”

“现在天这么(热rè),现在外面的温度都有三十几度,快点上车,车里有空调。”

苏漓道:“不用麻烦了,我喜欢跟我男朋友走路,走走多健康,我不喜欢吹空调,我还觉得冷呢……老公,抱我紧一点!”

刘长青憋着笑:“苏老师,差不多可以了,演的太过就是假了。”

苏漓道:“哪里假了?你的(身shēn)上很凉快,靠着你我就一点都不(热rè),说来也真奇怪,难道你除了抓鬼,还有什么别的特异功能?”

“是啊,是啊,我有透视眼,可以一眼看穿你的衣服,看见你里面的真容。”刘长青随口胡诌。

“真的吗?难道这就是被鬼泪滴过的效果?可我为什么不能透视?”她闭着右眼在刘长青(身shēn)上看来看去,结果自然看不透,因为她第一次接触鬼泪这种东西,竟然以为刘长青说的是真的。

“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是你没有。”

“混蛋,你敢说我没脑子,信不信我告你?”

“苏老师,你还要不要脸?”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开着车的江老师并没有听见,但是看他们的样子,真的是很亲密啊!顿时,江老师妒火中烧,非常生气,猛的开上来,道:“喂,小子,你够了啊!给我离苏漓远一点,她拿你做挡箭牌,你还真傻乎乎的配合呀?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很容易砸到自己手的。”

苏漓气愤道:“江别客,你什么意思啊?他是我男朋友怎么了?你别门缝里看人,我男朋友比你帅,比你有型,比你有气质,还比你有本事,比你有钱,你哪来的优越感?”

江别客失笑道:“他还比我有钱,他连一辆车都没有……”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校门口。

刘长青刚一现(身shēn),马上有两名男子小跑了过来:“刘神医,你好,你好,车在这儿,请上车!”

来人正是之前见过一面的胖子,有病的那个。

跟他一起过来的,还要那个小平头。

刘长青看看胖子指的车,居然是一辆黑色的高级房车,一看就特别的气派,至于是什么牌子……他站立的角度没有看清楚,可是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能认识。

苏漓看着房车,嘴巴渐渐张大,满脸的吃惊。

她是普通家庭的女孩子,何曾坐过这么高档的车子?一下子有点难以适应。

刘长青道:“上车吧!”

苏漓木呆呆的被刘长青拖着上车,表(情qíng)还处于僵化之中。

而后面开着别克车的江别客,眼睁睁看着两人走进豪华房车内,一个没留神,车头就撞到了旁边的铁门上。

“刘神医,你的女朋友真是漂亮啊!在学校里肯定是校花把!”胖子不知道找什么话题,就奉承了苏漓一句。

“不是,我,我是老师。”苏漓说道,说话有点拘谨……别看她平时像个小辣椒,但是在某些时候,却也有着平凡人的自卑,比如在特别有钱的人面前,她就感觉自己是个穷人,抬不起头来;可实际上,胖子也不算什么有钱人,有钱的是王世明。

“原来是老师啊,老师好,老师好。”

“我,我也是他的助理。”

“哦,助理更好,助理更好。”

尴聊还真的(挺tǐng)尴尬的。

刘长青听不下去了,道:“胖子,让你去买天地根酒喝一段时间,你去买了没有?”

胖子马上道:“买了,我买了两个月的量,可是只寄过来三瓶,那边说没货了,要等啊!刘神医,我喝完之后觉得这儿(热rè)乎乎的,好像(挺tǐng)有效果的,那个……你这儿能不能买?现在买不到。”

“呃——,那就等等吧,我也没有。”

在车上的时候,苏漓悄悄跟刘长青说:“你知道刚才那个江老师是谁吗?”

刘长青随口道:“你的追求者,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他姓江,难道,跟江景辉……有什么关联?”

苏漓点点头:“他正是江景辉的儿子,叫江别客。”

刘长青马上道:“那他们父子俩的口味还真是差不多啊,老爹对你(热rè)(情qíng)如火,儿子对你也青眼有加,你说他们相互知不知道是对方的(情qíng)敌?两父子抢一个女人,厉害了啊,苏助理,将两父子玩弄于股掌之间。”

“滚你的吧,能不能说人话?我跟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

“我又没说他们跟你有关系……但是你刚才跟他说晚上跟我睡,你看着吧,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你可能就做不成老师了。”

“那我就专职做你助理,帮你抓鬼。”

“你得了吧,鬼抓你还差不多,见到鬼就吓成鹌鹑了。”

两人小声说话,胖子早就坐的远远的,不去偷听。

很快就到了王世明的别墅。

刚刚下车,刘长青就听见也个女人的声音:“哥,你有客人来啊……我看八成是那个贾胖子,看,我猜的准吧,这个家伙天天就知道往你这边跑,靠你的关照拿业务,这怎么行呢?打铁还需自(身shēn)硬,想要做强做大,得往外面拓展啊!”

女人的话并不轻,刘长青看见胖子听完后脸色酱红,很是下不来台。

王世明道:“世琴,胖子是我哥们,这次也是我叫过来帮忙的。”

“帮什么忙啊?”女人说话的时候,王世明已经迎了上来,他知道里面坐着的是刘长青。

下车后,跟王世明寒暄了两句,刘长青就看见王世明的妹妹,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好奇的走了上来,一脸冷淡的问道:“哥,他们是谁啊?哪家的孩子?”

胖子并不知道王世琴害王世明的事(情qíng),所以很是有点献宝似的说:“这位是刘神医,非常厉害的神医,他可是能让……”

“咳——”

王世民惊觉要糟,连忙咳嗽一声阻止,道,“胖子,你公司不是还有事(情qíng)吗?你先去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胖子一愣,但他很快明白了王世明的用意,点了点头马上离开。

王世琴穿车花色长裙,剪的短发,这时眼眸流转,打量刘长青和苏漓。

“哥,你看什么病啊?这个什么刘神医,年纪这么小,(乳rǔ)臭未乾,你怕不是被骗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