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女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

刘长青看到苏漓的脸上被自己喷了一堆牙膏泡泡,以为她会发飙,结果她居然忍住了,用毛巾擦了一把后说道:“我是下午的课。”

顿了顿又说,“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批你的请假条,这样会影响你拿到乡村医生证书的哦!”

刘长青把一口泡沫吐在水槽里,道:“你真的很不像一名老师啊!”

苏漓说道:“学校已经放假了啊,严格来说,我现在的(身shēn)份不是老师,而是一个乡村医生培训机构的培训师。”

她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副吃定了你的表(情qíng)。

实际上,苏漓的确是对刘长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原本,她觉得这个家伙是个猥琐的偷拍狂,还死不承认。

但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刘长青就像一头发狂的雄狮在她面前展现实力,从一针止泻,到余建军认其为老大,说他针灸术全国前三,紧接着雄霸篮球场,征服全校学生,到最后,也是最神奇最重要的,他居然能抓鬼。

这么多的亮点集中到一个人的(身shēn)上,怎么能不引起注意?

何况,他长的也不错,眉清目秀,(身shēn)材比例完美,在很多女生看来,也是一枚妥妥的小鲜(肉ròu)。

还有一点,两人昨晚同(床chuáng)共枕了一晚,无形当中有了某种暧昧不清的联系。

“我是去给别人治病,你跟着去,算怎么回事?我怎么跟人介绍,说你是我的老师……可人家要问你懂不懂,你说不上来怎么办?”刘长青说道。

“我说,我是你的助理,怎么样?”苏漓说道。

“……好,苏助理,帮我洗脸。”

“甩你一脸!”

两个人快速的洗洗刷刷,倒有点像小两口过(日rì)子的感觉;之后赶紧收拾东西,最重要的就是那一袋子价值五十万的珍贵中药,当然,连同那黑色棒子法器也一并带上,以免里面的萧绮罗想不开又搞风搞雨。

“对了,那个江景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看见那件东西,自然就想到了这个人,他是答应了萧绮罗帮她伸冤的。

苏漓还没有回答,这个时候外面走廊居然走过一名男子,手里还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径直走到了隔壁的301号房。

那正是苏漓的宿舍。

“喂,好像有人找你,送花的。”刘长青说道。

“什么送花的,送谁花……”苏漓之前面朝里,没看见走廊上的(情qíng)况,然后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那捧着花的男人折返直接走了进来:“请问旁边是苏漓老师住的吗?”

因为苏漓房间的门被刘长青暴力破拆了,所以男人已经推开门进去过了,结果发现里面……连(床chuáng)铺都不见了。

下一秒,男人才看清背对着自己的苏漓,稍微愣了一下后,马上展示出一种全世界最温柔和煦的微笑:“苏漓,原来你在这里呀,我还以为你不住这宿舍呢,要我说,这么破旧的宿舍早就可以拆掉了,造一栋高档五星级的教师宿舍,那才是正确的途径,可是我爹那个老顽固,非说这是什么文化遗留产物,绝对不能拆,不就一个破宿舍吗?”

说完这句,他才仔细看了一眼刘长青,道:“喂,你是乡村医生培训的学生?这么早在这里干什么?你可以先出去了,有什么问题,上课的时候再说。”

男子进来就嘚啵嘚啵说了一大串,刘长青都没机会说话,这个时候才道:“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因为这是我的宿舍。”

“拒绝我……呃,你说什么,这是你的宿舍?”男人才反应过来,紧接着看到了两个(床chuáng)铺,其中一个是粉色系的,明显是女孩子的呀!

那么……

男子看向苏漓,眼神中有着无比诧异:“苏,苏漓,你的宿舍在哪里?你别告诉我,你们俩住一间?”

“你的想象真丰富。”苏漓说道,她当然不会承认,“江老师,我们还有事(情qíng)马上要走了,你请自便吧!”

“啊?你干什么去呀?”男子问道。

“这是我的**好吧,我没必要告诉你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玫瑰花,是我刚刚从北城玫瑰园里摘来的,专程给你送来,还有这是月明楼的早餐……”

刘长青看看时间,距离跟王世明约好的时间只差十分钟,于是背起旅行包,道:“苏老师,看来你今天是去不成,我先走了,一会记得帮我关门。”

什么?

苏漓看着他,心说你个混蛋臭小子,这么没义气?你眼瞎看不出来我不想被人缠吗?

刘长青自然不是眼瞎,当然是看出来了,但是他也不想被苏漓缠着去王世明家;既然出来一块牛皮糖,那就索(性xìng)让他把苏漓粘在这里走不了。

可是马上,他就蒙圈了。

因为苏漓竟然抱住他的手,说:“江老师,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但是很抱歉,你来晚了,我有男朋友了,你看,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江老师才不相信:“苏漓,你撒谎也得靠谱一点,这小子就是这次培训的学员,哪个旮旯山村里的小(屁pì)民,你当我看不出来?要找挡箭牌,你也得找个像样点的。”

刘长青一听不乐意了:“诶,我说你这个人,要抬高自己的形象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也不用踩扁别人吧?你仔细看看我,看我的脸,看我的(身shēn)材,看我的气质,我怎么就不像样了?我怎么说也比你帅一点吧,比你(身shēn)材要好吧,比你气质要强吧,苏老师在我们两人之间选择,选我很正常啊,选你才不正常吧?”

苏漓差点被刘长青说的话逗喷。

心想:你要不要这么自美啊?

但是,她马上利用了形势,道:“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就找他做了我的男朋友,我们其实早就认识了,我早就是他的女朋友了,你看,我们昨晚就是睡一起的……老公,昨晚你好猛,人家现在的(屁pì)(屁pì)还疼呢!”

我去!

(屁pì)(屁pì)是疼,但那是打的。

“噗——”

刘长青差点喷出血来,这个苏漓老师很不计后果啊!

“来不及了,我要走了。”他说道,然后转(身shēn)就出去了,反正宿舍里面没有别的贵重物品。

“等等我啊,老公。”苏漓追上去。

而江老师,才不相信苏漓那蹩脚的把戏,也紧紧的跟了上去;刘长青一看就是那种没钱的乡下(屁pì)民,一个来这里培训乡村医生的,能有什么出息?能跟他江大公子相比?真是笑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