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她没有细看,因为喉咙痛,直接拔出来扔在了地上。

此刻仔细一想,可不就是这玩意儿吗?

一瞬间,苏漓的脸都绿了。

“那个,我是为了救你!”看见她脸色不善,马上就要超级大爆发,刘长青连连解释,“之前你被她附(身shēn),还脱掉裤子说要跟我上(床chuáng)呢,我用极大的毅力才克制下来,不然你现在真的惨了……呃,我睡觉去了。”

刘长青看见苏漓的表(情qíng)越来越不对,赶紧拿了那根法器,撒腿就跑。

“呯”的一声,跑进宿舍后把门锁死。

紧接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传来苏漓“呕”的一声,随后是噔噔噔的脚步声,估计跑到厕所里面去吐了。

吐着吐着,苏漓忽然想起之前萧绮罗说的话,一滴鬼泪作用七天,她在七天之内,左眼都能看见鬼……此刻的厕所里面,静悄悄的,昏暗的灯光照(射shè)下,将她自己的(身shēn)影映在墙壁上,很是诡异。

这个时候,窗外吹进来一点风,老旧铁链吊着的电灯轻轻摇摆,让她的影子也晃来晃去,一刹那,苏漓感觉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往上窜。

她缓缓的转头,闭上右边的眼睛。

猛的,她看到后面的墙壁上似乎有一个影子。

苏漓倒抽一口凉气,刚刚见过女鬼的(阴yīn)影将她完全笼罩,她忍不住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呯呯呯……”

“开门,开门,刘长青,快给我开门!”

苏漓完全不顾影响,半夜三更把的刘长青宿舍的大门拍得震天响,时不时还转头看看昏暗的走廊,似乎害怕有脏东西过来;这种老宿舍的隔音本来就差,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楼下那些学员的注意,特别是有些人还躺在(床chuáng)上玩手机游戏还没睡觉呢!

“楼上什么(情qíng)况?”

“好像是苏指导员的声音。”

“都几点了呀?我靠,快两点钟了,苏指导员敲刘长青的宿舍门做什么?”

也有人说:“人家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关系,要不然怎么会就他们一男一女住在三楼?会不会又吵架了?”

这些人都竖起耳朵倾听。

过了一会,听见楼上传来刘长青的声音:“你别折腾我了,我今天太累了,我想睡觉。”

“噗——”

好多学员听到这句话,瞬间笑喷。

“没想到苏老师私下里需求这么强烈,姓刘那小子行不行啊,不会被榨干了吧?”

而上面再次传来苏漓的声音:“混蛋,你给不给我开门?快点,急死了,救命啊,你再不开我踹门了……轰轰轰——”

其实那门根本不严实,都是老的舌头锁,没踹几下就被踹开了。

“混蛋,你以为锁着门我就进不来了吗?”

“苏老师,你放过我吧……”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下面的学员就不清楚了,因为声音变小了,但是这已经完全不能阻止他们发挥丰富的想象能力;这个晚上,众多学员对漂亮的苏指导员有了另外一种崭新的认识,原来,她是如此的……饥渴!

而男(性xìng)学员们,还有一种浓浓的羡慕妒忌的(情qíng)绪在滋生着。

………………

刘长青看着苏漓,表(情qíng)惊讶:“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苏漓指了指他的(床chuáng):“我说,我要睡这里。”

刘长青有种脑子不够用的感觉:“那我睡哪里?”

“你可以睡这里,也可以这里,这里,(床chuáng)这么多,随便你挑啊!”

“你的意思,你要跟我睡一间房?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你是老师,我是学生,被人知道了怎么办?”

“你以为我想啊?你给我开了鬼眼,我现在左眼看见鬼,我哪里还敢自己一个人睡觉?反正我今天是不走了,打死我都不走……反正你已经把我看光光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跟人说,你偷窥我,非礼我,我!”

“……我怕被你啊!”

最终,刘长青无奈的到隔壁去把苏漓的(床chuáng)铺拿了过来,然后两个人头对头的睡在相邻的(床chuáng)铺上,她甚至还奇葩的用一根带子把两个人的手绑在了一起。

半夜三点钟。

刘长青正睡得香甜,忽然被苏漓用力的推醒了,说:“喂,你有没有听见奇怪的声音?”

“什么奇怪的声音啊?我就听见你这个奇怪的女人在说话,还能不能好好让人睡觉了?我明天还有事(情qíng)忙呢,对了,明天我请假。”

“不准,明天我的课,你敢请?还有,我真听见声音了,你仔细听,在窗外面……哒哒哒,哒哒哒……是不是又有那种东西?那根东西里面的女鬼,会不会跑出来啊?”

刘长青听了一会,无语道:“那是树枝摇晃碰到墙壁了,你别听风就是雨,哪有那么多鬼?”

“好像是啊!”过了一会,她又推醒他,“起来,起来。”

“又干什么啊?”刘长青都要吐血了。

“我要上厕所。”

“去呗,你上厕所叫我干什么?我不急,我只想睡觉。”

苏漓道:“我不敢去,你陪我去。”

嗯?

刘长青的眼睛瞬间就睁大了,表(情qíng)兴奋:“陪你上厕所啊?嗯,好吧,厕所里是鬼怪出没最频繁的地方,时不时就会撞上一个,什么厕所红衣女鬼啊,午夜厕所歌声啊,马桶里的脑袋啊……”

“啊——,你别说了行不行,你故意吓我的是不是?”

刘长青在黑暗中坏笑:我就是故意的啊,谁让你把我吵醒的。

一起走进女厕所。

其实女厕所跟男厕所没什么区别,只是男厕所里多了一排小便池,这里没有封闭的隔间,就是简陋的一排便池槽,加上水泥隔板。

苏漓让刘长青站在前面的隔间不许回头,她才能安心上厕所。

偏偏这个时候,厕所的灯不知是老化了还是怎么,闪了几下突然灭掉了,苏漓吓的差点一脚踩进粪池里,急忙叫道:“刘长青,刘长青,你在哪,你快点过来——”

“我就在这里啊,你怎么胆子这么小?不是说学医的胆子都很大吗?”

“那是以前我不相信有鬼。”

好不容易等到她上完厕所,苏漓马上一把抓住了他。

“喂,你还没洗手呢!”

“一起洗不就行了。”

等重新回到宿舍,刘长青以为总算消停了。

可是,苏漓又提了一个要求:“刘长青,我还是不敢睡,要不……我到你那儿睡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