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学院的副校长,江景辉。”萧绮罗满脸怨气的说道。

“江景辉?哪个江?长江的江?”刘长青以前当然没听过这个名字,“那他是怎么害死你的?”

萧绮罗还没有说下去,本来躺在地上装晕的苏漓一骨碌爬了起来,走到刘长青后面,抓住他的衣服,惊讶的说道:“真是江景辉害死了她?”

“呃——,你醒了?”

刘长青回头一看,两只眼睛立即狂吃冰激凌,上看下看,怎么都看不过来。

苏漓终于感觉哪里不对,伸手一模,顿时惊叫一声:“我的裤子呢?”

她才发现,自己现在连裤子都不见了。

“不是我给你脱的。”刘长青赶紧撇清关系,“是她给你脱的。”

“混蛋……”

苏漓这时连忙跑到(床chuáng)边,拿起衣服穿上。

而萧绮罗则是继续说下去——

故事其实并不复杂,萧绮罗生前也是一名国色天香的美女,只是美丽的容颜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反而给她带来了灾难。

当时的副校长江景辉迷上了她,想方设法的想要得到她的(身shēn)体,甚至直接开口要求萧绮罗做他的(情qíng)人;在多次被拒绝之后,江景辉心生歹意,在一次刻意安排聚餐,将萧绮罗灌醉之后,趁她在宿舍熟睡,悄悄撬开房门,将她给强行玷污了。

事后,江景辉竟然食髓知味,不但没有害怕,还以此相要挟,继续要求萧绮罗做他的地下(情qíng)人。

但是萧绮罗万念俱灰,并说就算(身shēn)败名裂,也要把江景辉的禽兽行径公诸于众,结果江景辉一怒之下把她用枕头闷晕了……再然后,一把火,烧了萧绮罗的宿舍。

之后,江景辉还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一个道士,用了一些手段,把萧绮罗的魂魄(禁jìn)锢在墙壁里。

“岂有此理!”

刘长青听完之后很是气愤,“世上竟然有如此狠毒的人,亏他还是一名大学的副校长,这根本就是一个禽兽,不,说他是禽兽那是对禽兽的侮辱,他连禽兽都不如。”

萧绮罗本来讲往事就像在讲别人的事(情qíng),但是听到刘长青愤怒喝骂的声音,她就有了一种感动,感动的哭了起来。

因为,她的心里太苦了。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人的同(情qíng)。

萧绮罗,竟然落下了眼泪。

“好东西!”夏青薇轻呼一声,马上伸手去抓,把萧绮罗掉下来的眼泪给接住了,然后对刘长青道,“小弟,快去拿个瓶子来。”

“什么瓶子呀?我没瓶子啊!”刘长青在宿舍里面寻找,还点亮了苏漓放在(床chuáng)边的手机,找到了一个她用来放某种护肤品的玻璃瓶子,“这个能用不?”

“应该可以。”夏青薇随后把眼泪给放了进去,“只有六滴,太少了,喂,你能再哭一会吗?”

萧绮罗都被逗懵((逼bī)bī)了,还哭个(屁pì)啊!

她问刘长青:“她到底是什么东西?怨灵不像怨灵,不是应该早就消失了吗?”

“这个你不用管。”

而苏漓这时候已经穿好衣服,看到那个棕色的玻璃瓶,还有本来存放里面结果被倒出来的液体,她叫道:“我的雅诗兰黛,你有什么毛病,干嘛给我倒出来?你装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鬼泪!叫什么叫,改天还你两瓶。”

苏漓一听,神(情qíng)再次紧张,也不再纠结自己的护肤品了,不过马上又说道:“你真的能看见鬼?她,她还在?你们……在说什么呀?”

她是又紧张,又好奇。

“你认识江景辉吗?”刘长青问她。

苏漓点点头:“认识啊,我正想说呢,江景辉现在可不是副校长,而是护理学院的正校长。”

刘长青又问道:“他人品怎么样?”

苏漓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很古怪,很(热rè)(情qíng),(热rè)(情qíng)的有点过头,我这么说,你能懂吗?”

“懂了,就是说,她也(骚sāo)扰过你,被他得逞过吗?”

“说什么呢,我还是初。”

萧绮罗是能听见苏漓说话的,当时就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她对刘长青道:“你把我的眼泪抹一下她的眼皮。”

夏青薇却护着玻璃瓶:“不给。”

刘长青奇怪道:“这可以干什么?”

萧绮罗道:“可以让普通人看见本来看不见的东西。”

刘长青道:“那不是牛眼泪的功效吗?”

萧绮罗看出来了,道:“你不是专业捉鬼的吧?牛眼泪能看见鬼,那都是扯谈,只有鬼魂的眼泪才可以做到……你给她两滴,到时候我再补偿你。”

夏青薇小气吧啦的说:“只给一滴!”

而且,她不想被普通人看见,说完就钻进了刘长青的手链中去。

萧绮罗古怪的看着那手链,但她却分明能感知到手链对她的威胁,只要靠近两米远,她就会被那手链吸走。

“苏老师,想不想要特异功能?”刘长青看着穿上衣服的苏漓,但是不知为什么,脑海中总是(情qíng)不自(禁jìn)冒出来她不穿衣服的样子。

“什么特异功能?”苏漓问道。

“让你的眼睛拥有奇妙的神通。”

最后在刘长青的(诱yòu)惑,还有女人的八卦好奇心驱使下,苏漓让刘长青在她的左眼皮上面滴了一滴鬼泪,然后她就看见萧绮罗的鬼样子,吓的一下子扑到了刘长青的(身shēn)上。

“哎,不穿衣服多好呀!”刘长青心中遗憾的想道。

“一滴鬼魂泪的效果是七天,七天之内,她都可以看见鬼了。”萧绮罗说道,“没想到,你也被江景辉那个畜生给盯上了,那你可要小心一点,指不定哪天他就趁你不备来害你了。”

苏漓对自己能看见女鬼,还是觉得很魔幻,也有点害怕,手就没离开过刘长青,此刻声音颤抖的说了句“谢谢”,因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真能帮我报仇?”萧绮罗问刘长青。

“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我相信,我应该可以给你讨回公道。”刘长青点点头说。

“好,我相信你,等你做到了,我一定给你足够的报酬……你真的不想要她的(身shēn)体?好吧,我会暂时寄存于这件法器里面,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多还有十天,就会彻底的烟消云散,你如果能在十天之内给我报仇,我就把报酬给你。”

萧绮罗说完,主动钻进了那件黑乎乎的棒状法器里面。

到此刻,他才知道,这间东西竟然能暂时用来存鬼魂。

而苏漓(身shēn)体猛的一僵,想到了什么:“这件东西,你不是早就扔了吗?刚才,你是不是把它插我嘴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