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漓那布条剥离的地方,居然是一片白板。

刘长青又是惊讶又是赞叹不已,没想到苏漓容颜不凡,这里也很不凡,跟别人不一样……白板的样子其实真的很(诱yòu)人,如果真能颠鸾倒凤一番的话,那肯定爽得……

“咳咳,我在想什么?”

刘长青赶紧压下心里的浮动,转开目光,又不是没见过美女。

而此刻,夏青薇忽然在刘长青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啊,这样真行吗?”

“试试。”

刘长青紧皱眉头,然后,伸出舌头一口咬了下去。

没错,夏青薇是让他咬破舌头,用舌尖血喷在苏漓的脸上,因为舌尖上的血阳气最盛,跟心头血差不多,对(阴yīn)物鬼魂有伤害。

“啊呦——”

刘长青怪叫一声,舌头咬破,痛得要命。

可是一看,就流了一丝丝血,哪里够啊!

“咯咯咯……”

苏漓((荡dàng)dàng)笑不止,“小帅哥,别忍着呀,还咬自己的舌头做什么;人家都这样给你看了,你还犹豫什么呢?不喜欢人家的(身shēn)体吗?你看,人家的这儿很嫩的呢,还是初女呢……”

刘长青忍不住又看过去,(情qíng)不自(禁jìn)激动不已,用了大毅力才忍住,暗暗的倒抽凉气。

女鬼还以为刘长青是强忍着冲动,才去咬自己的舌头。

“好痛啊,我下不了嘴!”刘长青龇着牙叫道。

“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

“我对我的舌头狠不下心。”

“好吧……”夏青薇这时马上说道:“我来帮你,你把舌头伸出来。”

“啊——,这要怎么帮呀?”刘长青讶异,但还是把舌头伸了出来,下一秒,夏青薇直接冲上来,张嘴就一口咬在了他的舌尖上……本来她只是一个灵魂体,刘长青的手伸过去都是直接从另一边穿出来,但是现在夏青薇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这一口咬下去,他就感觉舌尖被刀割了一下似的,很快就能感觉到有鲜血涌出来。

“快,喷她!”

“噗——”

一大捧鲜血合着口水喷到了苏漓的脸上。

“啊——”

苏漓发出一声不像人的尖叫,脸上冒出了青烟,但是也就冒出来了一点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好像,没用啊!”

刘长青说道,瞪着眼睛,舌头上的罪是白受了。

苏漓抹了一把脸,道:“原来你是想用这招来对付我,哼,真是天真!”

夏青薇道:“我明白了,因为你是非处,所以你的血效果不好。”

刘长青哭笑不得:“那要怎么整?”

夏青薇道:“用你手中的法器,喷上你的血,试试。”

“哦!”

刘长青马上照做。

这个时候,苏漓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害怕的表(情qíng),无比狰狞:“你敢!你就不怕我杀死她,到时候我跟她同归于尽,她可是你的老师,你忍心看着她为你而死吗?”

“就是要救她,才要收了你这祸害。”夏青薇叫道,“快,用手中的法器捅她,捅她的嘴,我帮你抓住她。”

“呃,居然要捅嘴……”刘长青又一瞬间的不忍心,手中这玩意太奇葩了,还不知道有没有人用过呢,他之前也没来得及清洗啊,放进苏漓的嘴里,那她的嘴还能用吗?

“算了,算了,到时候不让她知道就行了。”刘长青如此想着,而夏青薇扑上去,一下从苏漓的(身shēn)后,将她牢牢控制住,苏漓大喊大叫,就在那一瞬间,黑乎乎的法器捅入了她的嘴里。

“喔喔喔——”

一阵口齿不清的喊叫声响起。

附(身shēn)上了苏漓的女鬼发出惨绝人寰的吼叫声,然后就从她的(身shēn)上逃了出来,同一时刻,刘长青手上的手链产生旋涡,罩住了女鬼的(身shēn)体。

“啊——”

一声惨叫。

又有一半的女鬼(身shēn)体消失不见,剩下的那部分拼命逃跑,最后跑进了墙壁里面去。

紧接着,夏青薇也冲了过去,很快将她给抓了出来。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女鬼愤怒的咆哮。

“你不是人,你是鬼,你要说欺负,也该说欺鬼太甚。”刘长青怕夏青薇有失,连忙站在她的(身shēn)边,举着左手,随时准备开启手链的旋涡,收取女鬼的魂魄……现在刘长青也有点知道手链的规律了,它只能吸收怨灵,并且要在距离只有两米左右的位置,才能有效吸收。

女鬼现在等于失去了四分之三的鬼力,自己知道赢不了,就开始哀求,让刘长青放了她。

刘长青摇摇头:“抱歉,你已经变成了厉鬼怨魂,自然不能放你走,不然就是让你去外面害人。”

女鬼血红着眼睛说道:“我从没害死过人,鬼害人,你抓鬼,那人害人呢?你敢去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厉鬼?那是因为有人害死我,我冤屈啊,我无处伸冤,这天地不公,我才化为厉鬼,我要报仇,我有错吗?”

刘长青想了想问道:“那你来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如果有可能,我来帮你伸冤。”

而这个时候,软倒在地上的苏漓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她一醒来就感觉喉咙好疼,似有什么东西堵着了,她赶紧伸手一抓的,“啵”的一声,从嘴里拔出来一根棍子;她也没有细看,随手丢下后大口呼吸,紧接着想起昏迷之前是刘长青在打她。

她终于想起来,自己是被刘长青那个混蛋给打晕的。

可她正要大声怒骂的时候,听见刘长青在跟谁说话,当时灵机一动,重新闭上眼睛装晕。

然后正好听见刘长青说可以帮那个女鬼伸冤。

她偷偷眯开一条眼缝看过去,借着灯光,她只看见刘长青一个人,并没有看见女鬼……她就疑惑了,为什么自己看不见了呢?之前明明是能看见的。

“我叫萧绮罗。”

女鬼说道,“五年前,我是这家护理学院的老师。”

刘长青惊讶:“什么?你还是一名老师?”

“没错,我是被一场大火烧死的。”

刘长青道:“看出来了。”

萧绮罗哀怨的看着他:“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刘长青无语:“你都死了五年了,还管自己丑不丑啊?就算你现在很美,又能怎么样?有人能看见你吗?除了我,没有人。而对我来说,你丑或者美,都一样。”

“哼,不解风(情qíng)。”

“废话少说,你说,是谁害死你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