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刘长青终于明白苏漓说的是什么了。

一想到那种画面,尽管是现在很紧张本应很恐怖的气氛,也忍不住有点绯色的旖念。

他不自觉的转动了一下手腕,结果苏漓立即媚媚的嗯了一声,那是因为刘长青手中的法器摩擦到了她敏感肌肤,那一刹那,苏漓差点都要崩溃了,在非常紧张害怕的(情qíng)况下,那个地方被如此摩擦,她有种想尿出来的感觉。

“没什么啦,你先松开我,我手不能动了。”

刘长青压下心中旖旎,小声的说道。

苏漓紧张的夹着双腿,甚至将他的手都夹进去了。

过了几秒钟,她才缓过神来,虽然依旧紧张,但是有刘长青陪着,比她一个人面对女鬼的时候要好多了……她这时候意识到自己(身shēn)上什么都没穿,又羞又恼又害怕,一下子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而此刻,刘长青忽然一把搂住了她的柳腰,用力一带,抱着她后退了两步。

他准备先离开这个宿舍房间的。

可是——

一阵(阴yīn)风吹过。

宿舍里面苏漓放着的脸盆牙刷毛巾等物体,纷纷飞了起来,然后又落在地上,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

紧接着“呯”的一声响,宿舍的房门竟然再次关上。

将刘长青的退路给封闭了。

“啊——”

苏漓一声尖叫,吓的双股战战,两只手死死的抱着刘长青的脖子。

“放开我,快点!”刘长青盯着苏漓的后面,那个女鬼其实一直就在那里,只是她不知道用了什么能力,苏漓已经看不见她,可是刘长青和夏青薇,却能清晰的知道她的存在;而女鬼现在是放弃苏漓,转而盯上了夏青薇,似乎要对她不利。

刘长青怕嫂子有麻烦,自然想去帮忙,所以要先挣脱苏漓。

可是苏漓被吓的神经快要崩溃,哪里肯听他的话,大声叫道:“不放不放,死都不放,啊——,怎么办,怎么办?”

“你放手啊,我来对付她。”

“她还没走吗?”

“废话,她就在你后面。”刘长青没好气的说。

苏漓抱着他不肯放手,转头看了看,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没有啊?你个混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骗我!”苏漓大声控诉。

“你看不见,我可以。”刘长青气恼的说道,看见女鬼已经慢慢飘向夏青薇,他心急如焚,重重的在苏漓(屁pì)股上打了一巴掌,“啪”,非常清脆响亮,“快点放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啊——,你个混蛋,你敢打我(屁pì)股,这也叫客气?”

“呯呯呯——”女鬼和夏青薇这时已经战斗上了,女鬼一边戛戛怪笑,说,“原来是同类,正好给我补补元气,我要吃了你!”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夏青薇说道。

刘长青更着急了,当下不管不顾的“啪啪啪”在苏漓(屁pì)股上打了好几下,每一下都用了大力气,顿时打的苏漓(屁pì)股发麻,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姓刘的,你个乌龟王八蛋,从来没有人这么打过我,我跟你拼了。”剧痛让她克服了害怕,居然有力气跟刘长青拼命了,她张开嘴,一下朝刘长青咬了过来。

“麻烦的家伙。”

刘长青猛的用力,右手抽出来,挡在前面;左手手指凝聚青莲内劲,一下点在了苏漓脖子旁边的(穴xué)位上,苏漓感觉脖子一阵钝痛,蔓延全(身shēn),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薇姐,我来帮你!”

刘长青左手手链露出来,左手成爪,朝着女鬼抓了过去。

一瞬间,女鬼就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喊叫声。

这个家伙的(身shēn)体,有一小半被刘长青的手链给吸掉了。

对女鬼来说,这就好比是腰斩啊,当然痛了,不过她的动作也算快,很快冲出去,拉开了跟刘长青之间的距离,一脸疑惑和惊恐的看着刘长青手中的奇怪手链:“那是什么东西?”

“收你的东西。”刘长青知道有用,顿时心安不少。

“你做梦!”女鬼随后猛的一跳,竟然跳到了苏漓的(身shēn)上,然后唰的一下钻进去消失不见了。

“哎呀,糟糕了!”

刘长青怪叫一声,怔怔的看向苏漓,随后忙问夏青薇,“那鬼东西附(身shēn)到苏老师(身shēn)上去了?”

这个问题不需要再回答了。

因为苏漓很快苏醒过来,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盯着刘长青,问道:“你是什么人?是那个臭道士的徒弟吗?”

“臭道士?”

刘长青微微一愣,莫名其妙。

他的确杜撰了自己有一个道士师傅,但那完全是假冒的,什么时候真的冒出一个道士师傅来?但他也没有否认:“你先来跟我说说,你又是什么人?要躲在这里害人?”

“嗯?你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你不是臭道士的徒弟?不是他叫你来收我的?”女鬼说道。

刘长青道:“我没那闲工夫,你先从她(身shēn)上出来,有什么话好好说。”

女鬼道:“你当傻呀?等我出来,你又来伤害我了……我就是不出来,有本事,你把她也一起打死。”

刘长青冷哼:“你以为我对付不了你?既然你一意孤行,那我就只好收了你,免得你再出来害人……临兵斗者街阵列在前,收!”

他左手张开,按向苏漓的脑袋。

但是预想中,将女鬼从苏漓(身shēn)上吸出来的事(情qíng)并没有发生,这让刘长青有些懊恼,这个(情qíng)况似乎跟之前白玉(身shēn)上那只古代女鬼有点像,那个时候,同样无法从体内吸出。

“这可怎么办?”

他无功而返,一脸的挫败感。

苏漓,也就是现在的女鬼,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时候花枝乱颤,(胸xiōng)前个团子上下颠簸,把刘长青的心都颠的动((荡dàng)dàng)不止。

“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也就这么点本事!”女鬼笑道,“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你看我这具(身shēn)体怎么样?原来的这个苏老师,你也很喜欢的吧?看这(身shēn)材,容貌,肌肤,我让她陪你睡觉,你把你养的那只鬼送给我怎么样?”

她指了指夏青薇。

她以为夏青薇是刘长青从什么地方抓来,专门养着的。

刘长青道:“不怎么样。”

“难道你不动心吗?”女鬼控制着苏漓的(身shēn)体,搔首弄姿,(挺tǐng)(胸xiōng)扭腰,甚至还缓缓的把唯一的布片一点点剥落下去。

“我勒个去!”刘长青瞪圆了眼睛,感觉血脉喷张,精冲头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