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峥惊骇万千,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怔怔的看着刘长青。

心里面忍不住念叨:这个家伙的祖坟里到底冒了多少青烟,怎么就能让苗晓曼做他的女朋友,还能让白玉说出他是她的人这种话;要知道,他们也个大院里出来的孩子,没有一个男人能让她这样说,就算是苗大魏也不行。

就在白玉站起来,明显不想再多说的时候,于峥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白玉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晓曼出气,可是这件事情真的是个意外,我顶多是找了人去打他,我真没想过要杀他的呀!如果,如果你抓我去坐牢,我爹肯定跟苗宜民翻脸,没了我爹的支持,苗宜民的位置就会不稳,苗大魏想要去下面镀金,也不一定能去成。”

白玉眼神一冷:“你威胁我?”

于峥浑身一颤,不敢说话。

刘长青却眼神一闪,他知道苗大魏就是苗晓曼的哥哥,那么这个苗宜民想必就是苗晓曼的父亲了吧,这个于峥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白玉将他抓了,还能对他们两个不利?

苦了他一个山村屁民,这些都市大官家庭里面的事情,真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不过,说心里话,他对苗晓曼还是有感情的,他心想,这个于峥是死不足惜,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垃圾人,对苗晓曼的家庭造成重大的影响,然后影响到苗晓曼的心情,甚至影响到她离开牛家村的话,他就无法接受了。

对于峥,他有嫂子夏青薇的帮忙,私下里也有很多种办法来对付。

于是,他上去拉了白玉一把,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房门那边。

“什么事啊?还要说悄悄话?”白玉撇嘴道。

这个过程,于峥依然跪在地上,但是看见刘长青居然这么直接的拉着白玉的芊芊玉手,一瞬间感觉三观都被颠覆了;白玉的手,大院里的男生有谁拉过吗?绝对没有,被她打过的倒是不少。

她漂亮,传奇,身上有着强烈的光环。

可以说,只要是个男人,都能生出强烈的征服欲;如果能将她这样的女人泡到手,那是多么大的成就感啊,就算是把妹把到天皇巨星,世界选美冠军小姐,也没有这种成就感强烈。

可是,刘长青居然敢拉她的手。

凭什么?

于峥心里彻底的凌乱了。

而刘长青拉着白玉问的,就是苗宜民和苗大魏的事情。

“好吧,看来你还不知道晓曼的爹是谁,苗宜民,阳光市市长,新上任还不到半年。”白玉说到这里,刘长青整个人都懵了,他之前猜到苗晓曼的爹应该也是公务员,可没想到,竟然是阳光市的市长。

“那……晓曼不就是市长千金?”刘长青说道。

“市长千金很了不起吗?”白玉反问。

刘长青道:“市长千金啊,这还不够牛~逼吗?”

白玉道:“然后你就心动了,想去追晓曼了,做她们家的上门女婿,以后背靠一个市长岳父,顺风顺水过一辈子?”

刘长青想象着那种生活,道:“那也很不错啊,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说完看见白玉那明显冷笑讥笑鄙视的表情,马上又腰杆一挺道,“不过,我是家中独子,怎么可能做上门女婿?我可是有大志向的五好青年,我有一个伟大的志向,绝对不做混吃等死之辈。”

“哦,什么大志向?”

“把中医国学,发扬光大,走出国门,压过西医。”

“噗——”

这是于峥忍不住发出的耻笑。

他觉得刘长青这个土鳖真是太中二了,居然会有这么不靠谱的志向。

白玉笑了笑,笑得很神秘的那种,然后告诉了刘长青苗宜民的事情……因为苗宜民这个市长根基不稳,才上任半年;班子里甚至还有一些专门跟他唱反调的,在工作中其实左右平衡的很辛苦,而于峥的父亲于志广,虽然官位没有苗宜民的大,却处在重要的位置上;并且,还有一个人在阳光市官场中有着更大的影响力,这个人就是于峥的外公。

简单介绍了这里面的一些关系后,白玉轻声道:“你现在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了吧?”

刘长青看看于峥,道:“他可真是投了个好胎啊!”

白玉道:“自己烂泥扶不上墙有什么用?行了,官场上的那些事情离你十万八千里呢,还以为什么事,后面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

“不是……”刘长青又拉住她。

“不是什么?难道你是想为了晓曼,放过他?”

“有没有一种不影响晓曼他父亲的处理方式?如果正面处理影响很大,我可以私下来解决;他找人来打我一顿可以忍,但是用药迷了钰慧,要强上她,这点实在不能忍。”

白玉盯着他的眼睛,道:“根据口供,他当时给田浩的指示是断了你的五肢,知道五肢是啥意思吗?就是连你这个也断了。”

一边说,一边用手背拍了拍他那儿。

“喂,白小玉,你说归说,别动手摸行不行?”

这一幕给于峥看了个正着,那心里叫一个草泥马呀!

白玉道:“看来苗晓曼这段时间没给你少灌迷~魂~汤呢,连这样都能忍……好吧,其实我的确有个更好的处理方式;实际上按照他的行为,结合家里的背景,就算送去坐牢也就是做个样子,关不了几天,杨钰慧的家里很大可能因为迫于压力妥协;而一旦鱼死网破,对苗晓曼家有影响,你,也会成为于家的肉中刺。”

“那你有什么办法?”刘长青问道。

“把他带走,远离阳光市。”

刘长青很快知道了处理的结果,白玉直接一个电话把于峥的父母叫到了宾馆里来,不管于峥愿不愿意,这件事都摆在台面上了;于志广听说儿子做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当场打了于峥三个大嘴巴子,一顿臭骂,然后说不会徇私,让白玉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白玉跟于志广单独聊了十分钟。

聊完之后,于志广脸上好看了一些,还专门给刘长青道了歉,也道了谢;对于峥的处理结果,是将他扔到某个偏远苦寒的军区去当大头兵,没个三五年回不来。

于家会对刘长青和杨钰慧做出足够诚意的补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