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本事了,跑的还挺快,啊?”

白玉一只膝盖顶着躺地上的刘长青的胸口,胸脯起伏着说道。

刘长青顿时感觉胸口像是被山压住了一样:“哎哟,你轻点啊,怎么那么重的啊?是不是长胖了。”

“胖不胖,关你屁事。”白玉说道。

“胖不胖是不关我的事,但是你现在跪在我面前,那就关我的事了。”

“嘴还挺硬的呀?”白玉居然一伸手,重重的拧住了他的鼻子,那可真用力啊,差点把他鼻屎都拧出来。

“哎哟,白小玉,你发什么神经?你快把我鼻子拧掉了,我好歹也是救过你命的人吧,你就这么报答救命恩人?”刘长青瓮声瓮气的说道,心里那叫一个挫败感;之前在酒吧连败二十人,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以为自己已经内裤反穿,拥有了超能力,以后可以纵横江湖无敌手了,结果不但在速度上输给了白玉,还被莫名其妙的戴了大手表,现在被摁在地上,像被脚踩住的乌龟,身都翻不了。

失败,太失败了。

“诶诶诶,我好像也救过你的命吧?扯平了!”

正在这时,姜灵云和吕琴跑了过来。

姜灵云看到白玉的腹部,顿时一惊:“队长,你的伤口破了。”

刘长青刚才没留意,这时才发现她一直用左手按着自己的腹部,这个时候,白色上衣的那个位置已经见红了,他想到自己身体失衡的时候用力抓住她的腰身,恐怕就是那个时候被弄破的。

“没事。”

白玉站起来,总算放开了刘长青。

刘长青感觉很没面子,居然真的打不过一个女人……但是在姜灵云看来,那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在他们的番号里面,能打得过白玉的男人,一个都找不出来;然后,她下一刻就被刘长青的彪悍表现给震惊了。

他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面对白玉说道:“白小玉,你这不是有病吗?你受伤了,还拼了命追我?”

白玉冷笑道:“追你还需要拼命吗?”

刘长青顿时有种被补刀的感觉,他内心暗暗决定,回去后一定要苦练功夫,不能让这个冰块女给鄙视了,不过嘴里说道:“反正现在是你见红了,我屁事没有。”

话音刚落。

他顿时感觉鼻子一疼,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

白玉嗤笑道:“现在也见红了。”

“我靠!你,你真是神经病啊你!”刘长青叫了起来,这女人居然直接一拳把他鼻血打了出来,很痛啊!

吕琴猜不到两人的关系,看着又是担心,又是犹豫。

好在这一闹,总算消停了。

因为姜灵云说,她们正准备去找于峥,帮他报仇。

白玉什么都不说,但是姜灵云乐的给队长拉纤搭线,好让刘长青明白,自家队长回来,那就是为了他回来的;并且还加油添醋的说了好多让他能感动的话……看到刘长青果然一脸感激涕零的样子,姜灵云道:“好了,现在时间紧迫,我们得赶紧去阳光市……你不是村医吗?包扎伤口会不会,队长的伤口就交给你了,快跟我们上车。”

“哦哦,手铐!”刘长青举举手说。

白玉道:“戴着吧,跟你很配。”

######

因为是于峥的事情,刘长青自然要跟着去。

然后跟吕琴说了一下,让她先自己回去,等他办完了事情,再去回春堂找她。

尽管有很多话想问,但她知道现在并不合适,全力扮演着回春堂老板娘的角色,笑着说道:“这没有问题,你什么时间方便了,给我打电话,我安排人开车给你送过去……你们,经常这么玩吗?哎哟,可把我给吓坏了。”

姜灵云团子乱颤的说道:“没事,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合,打是亲骂是爱嘛!”

吕琴干巴巴的笑了笑:“那倒是。”

路虎车后退了二十几米,缩到一处稍宽的山壁旁边让路,吕琴挥挥手,架势奔驰货车回青山镇。

“轰——”

路虎油门一踩,马上朝前冲出。

姜灵云本想让两人并排坐在后面,但是白玉直接上了副驾驶,刘长青的大手表也依然套在他的手上,怎么都拿不下来。

至于白玉的伤口,车上就有大的止血创口贴,她直接撩起衣服贴了一个上去了事,就没打算包扎。

“白玉,你怎么受伤的?”刘长青问。

白玉不理他,哼了一声。

姜灵云道:“被人打了冷枪。”

枪!

刘长青一惊,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和平年代,白玉却能被人打冷枪,可见她的工作不但特殊,还有巨大的危险;结合她大校的身份,刘长青即便有自己的猜测,可凭他的阅历,哪里能猜出来。

“回头我给你配点药,可以让伤口好的快点,还能祛疤。”刘长青道。

“就你上次给那个刀疤女的药膏?五十万配一副,我可用不起。”白玉冷冷的说道。

刘长青道:“我说过要钱吗?白送你。”

白玉嘴角勾了勾,然后问道:“那个刀疤女脸上的刀疤,真被你治好了?”

刘长青道:“她现在就在青山镇,你不相信可以去看看。”

“在青山镇?跟你还有来往?”

姜灵云抓住时机说:“队长吃醋了。”

白玉道:“闭嘴,开你的车。”

姜灵云道:“好,我现在变电灯泡。”

车子出了山路,很快上高速,风驰电掣而去。

………………

于峥从朋友那儿打听到,苗大魏昨天请假,带着吴静去青山镇找苗晓曼了,他对自己这招借力打力使的很满意,要是可以的话,他真想亲自到青山镇去看看,当刘长青面对吴静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挫败感。

因为喜欢苗晓曼,他对吴静这个女人做过仔细的调查,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是虚荣的,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女儿给她找一个泥腿子女婿?

虽然不能亲眼看到,但是,他想到了杨钰慧。

也许能从杨钰慧那儿得到一些信息呢……另外,苗晓曼这边基本是没希望了,索性就去追杨钰慧吧,这个女人的美腿,他也是眼馋了许久啊!

于峥走到一个柜子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药瓶。

这里面装的,是能让贞洁烈女都变成淫~娃~荡~妇的好东西,是他从一个朋友那弄来的,本来也不知道给谁用,因为苗晓曼肯定是不行的,那后果太严重,但是用在杨钰慧身上,那就在可控范围之内了。

于峥拿起手机,给杨钰慧打了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