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道:“吴姨,你可能听错了,晓曼是住在刘小二家的房子里,但那是老宅子,刘小二不住在那儿,晓曼也不是他的女朋友,是为了拒绝于峥找的挡箭牌而已。”

“挡箭牌?”吴静看向自己女儿。

“是的呀,妈,于峥老是纠缠不清,跑到我们这村子里来,我又是村长兼村支书,要是被村民看到,影响多不好,我就没法工作了啊!”苗晓曼终于开口。

苗大魏道:“于峥这个纨绔子弟,的确配不上妹妹。”

吴静说:“可是你现在弄的全村人都知道你跟那个什么二狗子谈朋友,这样影响就能好吗?这二狗子到底是谁啊,你去把他找出来,我要亲自见见他。”

苗晓曼说:“他不在,出门办事去了。”

吴静跟女儿说话,苗大魏的精神、目光,却全都被白玉吸引了过去,他绞尽脑汁的想着话题,可是脑子里好像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还是白玉先开口,淡淡的说道:“大魏,听说你要去地方任职了?”

苗大魏点头:“嗯,去镀镀金。”

说完就等来白玉一声冷哼:“什么叫去镀镀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看你妹妹,在这穷山沟沟里当个小村长,也努力在为这里的村民谋福,寻找致富的出路,你却说是去镀镀金?扛着你父亲的大旗,去下面做衙内吗?”

苗大魏被说的面红耳赤。

吴静一直关注着这边的,赶紧过来给儿子解围。

白玉笑了笑:“吴姨,你别紧张,我就是提点一下他,到了下面就好好做事,做点成绩出来,这才是真正的镀金!只要你做实事,没人敢对你怎么样,大魏什么样的人,我还是了解的,吴姨教导的不错。”

苗大魏这才松了口气。

可白玉话锋一转,道:“大魏,你也老大不小了,千柳可是一直在等你,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番情义。”

吴静忍不住了,拉着白玉的手说道:“白玉啊,我家这小子心里怎么想,难道你还不清楚?阿姨我也是很喜欢你的呀,你看,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妈妈也有这样的意愿,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

她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这都要走了,再不挑明,黄花菜都凉了。

白玉愣了下,没想到吴静如此直接。

正在这时,姜灵云跑了过来。

白玉立即转移话题,对姜灵云道:“这么久才到,中途偷懒了?”

姜灵云指指自己的嘴巴,做了个拉链的手势,意思自己被禁言中。

“允许你说话。”白玉道。

“哎哟,队长,快憋死我了,不是我偷懒,是我路上碰到你意中人的干姐姐了。”姜灵云张口就说出一句让在场几个人都目瞪口呆的话来。

“意中人?什么意中人?”

苗大魏感觉自己脑子一下子就乱了,白玉居然有了意中人。

姜灵云如果认识吴静和苗大魏,也许就不会再说下去,但是,她不认识他们啊,马上又叽叽呱呱的说道:“就是我们队长的意中人啊,还能有什么意中人?队长,原来那刘小二的干姐姐就是一个女警,也在调查刘小二坠崖的事情,不过我们手脚更快,我这边刚收到桃子的信息,那个姓于的果然有问题。”

白玉在接到苗晓曼电话之后,就找人在查于峥了。

这对她来说,并不算难事。

苗晓曼瞪大眼睛道:“真是于峥干的?那我要赶紧通知钰慧,让她远离于峥。”

吴静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事情。

苗大魏,则是一脸懵逼心伤,还没有从那个“意中人”的影响中挣脱出心神。

………………

酒店,宾馆。

一进房间,吕琴就把刘长青按在门上,迫不及待对着他啃了起来。

衣服一件件掉落地上。

很快,房间里响起高亢的喊叫声。

两条人影翻来倒去,上演一出最原始的大戏。

足足一个多小时,吕琴浑身瘫软,心满意足,这才枕着刘长青的胸口说起昨晚青山镇煮水酒吧里发生的事情,道:“小驴蹄子,昨晚你在陶萍的煮水酒吧,把吃鸡帮的人一个人挑翻,可是震惊全镇啊!把陶萍那个风骚小娘吓了个半死,你说,你怎么会那么厉害啊?真练过功夫?”

刘长青手放在她团子上轻轻的抓着,把玩着各种形状,浑身舒坦的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青莲内劲果然又活泼了许多,想必又能有点长进,于是,身心俱爽,这时笑道:“练过一些,童子功嘛,上次不是告诉你要禁~欲,就因为这个。”

“童子功?你骗鬼去吧!”

“呵呵,真是啊,之前不能碰女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就要多碰才行,不然我的身体会有点问题。”刘长青笑着说道。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这是什么……淫~邪的功夫啊?”吕琴吃吃的笑了起来,心里面当然不相信,以为他在逗她呢,就说,“那你不是要找好多女人?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啊?煮水酒吧女老板,我那四妹,现在对你可有兴趣了,要不要帮你拉下皮条,保证很容易,她可是风骚入骨了哦!”

“呃——,吕姐,你说真的啊?”

“心动了?”

“心动什么?你四妹没你漂亮,我只要你就够了。”

“要求还真高,谷双双那样的呢?喜不喜欢,你救了她母亲,她肯定对你有好感,要不要我从中帮忙?”吕琴又说。

刘长青一下爬起来,将她压在身下,某处立即又蠢蠢欲动,嘴里说道:“吕姐,咱们两个人的时候,你说别的女人做什么?”

“聊聊天嘛,你们男人不都喜欢漂亮的吗?”

刘长青笑道:“你最漂亮了。”

说完,梅开二度。

吕琴这回真不行了,看看时间差不多,道:“去外面吃饭吧,这回不仅你要补,我也得补补了,不然我都要干死了。”

“第一声?”

“对啊,我缺水了啊,你个小变态,真是驴子做的。”

因为药材是上午买比较好,所以刘长青也不着急,这个时候下午四点半,两人在浴室里美美的洗了个澡,这才双双出门,去青县城里找吃的。

吕琴经常来青县,对这里很熟悉,马上带着刘长青到了一家名为青牛的饭店,走了进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