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明显是有点误会了,还以为刘长青是说她缺德呢!

实际上,刘长青只是觉得她一下子给了他一百万,让他感觉拿在手里不踏实,于是才大方拿出二十万来说是替白玉捐款,同时,这个事情也不能让自己老娘知道,不然她那滚刀肉,说不定会跑去村委把钱要回来。

苗晓曼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赶紧让白玉不要声张,不要说出去。

白玉气得牙痒痒。

但心里还是担心隐藏在背后的凶手,等桂花嫂子她们一走,她马上询问刘长青被推下悬崖的细节。

与此同时,吴静和苗大魏也终于到了青山镇,随便找了个人问问,就知道了牛家村的所在位置,一路开车到村委前面的停车场,苗大魏一眼就看到了白玉开过来的那辆路虎车,还有那上面的一块军方牌照。

“这是……这车好像是白玉的。”苗大魏下车后,连忙跑到车子旁边查看,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人。

“白玉?”吴静也是微微一愣,“她怎么会来这里?”

“呃——,可能是来看晓曼的吧!”苗大魏可不敢把妹妹上次被人放蛇差点咬死的事情说给吴静知道。

不过,一听说白玉在这里,吴静的心思就活动开了,白玉的地位很特殊,这么年轻的大校军衔,在整个国内都是极为特殊的,这关系到国家机密,就连她老公都不太清楚,但是这样的女人,如果能跟自己儿子结合,那简直就是太好了,对苗大魏以后的仕途发展,有着绝对强力的帮助……,甚至,对她老公都有帮助;何况,她是知道儿子从小就喜欢白玉,所以吴静也非常支持苗大魏追求白玉。

苗大魏太激动了,马上就要给白玉打电话。

吴静连忙拉住他:“急什么?你忘记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的了?如果白玉是跟晓曼在一起,你这一个电话过去,岂不是露馅了?”

“哦哦!”

“儿子,不是我说你,追求女孩子,特别是白玉这样的女子,就你这种羞涩的仿佛小男孩的表现,你觉得她能喜欢你吗?要沉稳,要稳重,你想想你爸爸平时是什么样子,你是他的儿子,只要学到五成,就够了。”吴静也只能干着急。

其实以他们的家境,不知道有多少人跑来做介绍,不乏家世优厚的富商巨贾,官二代,或者本身就在体制内的,但是一来苗大魏铁了心非白玉不娶,二来能跟白玉相提并论的合适对象,的确没有,如果白玉肯点头,吴静自然不想错过。

苗大魏被老妈指点了一下,想想自己父亲平时的样子,总算把急躁的心情安定了下来,脑子里想着老爹在家是怎么说话的,表情,语态,甚至那种走路的样子,然后道:“嗯,知道了。”

吴静看看她,笑了笑,拉着他往里面走。

在村委门口看见一个村民,吴静就问了一下苗晓曼在哪里。

那村民正是李爱凤,见两人衣服气质都不像农村人,也没隐瞒,就说:“你们找小苗村长啊,好像在二狗子家吧,听说今天在装修卫生间。”

吴静又问道:“二狗子是谁?”

李爱凤笑道:“你们不是村里的人,那是不知道的,二狗子就是小苗村长的男朋友,她就住在二狗子家里。”

事实上,那是二狗子奶奶家的老宅子,并不是二狗子的家,可是李爱凤又不知道眼前两位是谁,当然不会说的那么详细。

李爱凤说完就走了。

而吴静感觉到自己肺都起气炸了,居然真的跟于峥说的一样,自己的女儿不但跟一个小村名同居,还弄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随便找个人问问,都知道自己女儿跟男人同居。

这还是自己的女儿吗?

听起来如此的陌生,就好像在听那些不知廉耻生活不检点的女人。

还有,那个男的居然叫二狗子……你怎么不叫狗娘养的啊?

苗大魏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本来还心存疑惑,觉得自己妹妹不像是这样的人,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了,容不得他不信啊!

很快,两人问明了方向,匆匆赶往二狗子家里。

…………

而此刻的二狗子,已经到了青县。

吕琴直接送谷双双和梁萍到了她们家门口,那是一个看起来挺新的公寓小区,据谷双双的话说,这里全都是拆迁安置房,以前她们家也是农民,后来老宅子那边变成了开发区,村里全都拆迁安置了,她们分到了两套房,一套大的,一套小的,大的这套自己住,还有一套小的出租。

刘长青帮她们提着东西,笑着说道:“双双姐,没想到你还算是拆二代呢!”

谷双双笑道:“什么拆二代,我家本来的房子不大,所以就这么一大一小,有些面积大的,那才叫拆二代,以前住我们家斜对面一户人家,原来房子大,分到了四套房,那才叫真的拆二代……但是这边的房价不高的,其实就算有四套,也算不上拆二代,如果是平安县城中心地区的,那才算是。”

她们这边,距离平安县城是有一定距离的,其实就在农村附近。

吕琴没跟来,在车上。

刚才车里说话不方便,所以谷双双没有问,这个时候就问了出来:“长青,你跟晓曼真的是假装情侣吗?我怎么觉得这事好魔性啊!”

刘长青道:“没骗你,是假装的,因为之前有个她不喜欢的人来追求她,我就做了挡箭牌了。”

谷双双道:“可我看你们感情很好啊?还……还做那种事。”

“拜托,我们什么时候做那种事了,是你弄错了;她……腿脚也不好,还有宫寒的毛病,我是给她推拿按摩,她才发出那种声音;双双姐,我给你弄的时候,你不也喊的很厉害?”

谷双双听了脸一红。

梁萍却意味深长的看看他,那眼神,就好像丈母娘看女婿,真的有种越开越喜欢的感觉。

谷双双家在三楼,刘长青拎着那些大包小包上楼,在他家客厅看了看,然后就提出告辞了:“吕姐还在下面等着,我们要去购买药材,我就先走了,梁阿姨,你多多保重,双双姐,你也是。”

梁萍无奈的说道:“连水都被没一杯,真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双双,那你去送送长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