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青、谷双双、还有梁萍,带着大包小包来到村委门口等着;两母女过来的时候没带什么家当,回去的时候倒是带了不少……一些是最近这大半个月里买的日常用品,舍不得扔掉,就带了回去;还有一些是崔金花送给她们的当地特产。

说起来,谷双双的老家也算在山区里面,不过各地土特产肯定不一样,青县那个地方,种植开发药材比较成熟,其他的山里土特产倒是不多,何况,听说她们早就拆迁安置了。

“二狗子,你们这是去哪儿呀?”常驻村委的桂花嫂看见他们,走出来打招呼。

谷双双母女在这里治病这么久,她怎么可能不认识,得知梁萍的身体好转,等于出院回家了,桂花嫂脸上笑眯眯,又是恭喜又是不断夸耀二狗子,就好像二狗子是牛家村的宝贝。

说的刘长青倒是有点脸红起来。

很快,吕琴就开着车到了牛家村村委。

她们也都相互认识,吕琴又是吃得开的女人,等三人上车,当即油门一轰快速开了出去;吕琴看看旁边还在修路的工人们,笑着说道:“长青,你们村这条路下了血本啊!”

刘长青笑道:“是花了不少钱,要致富,先修路,这也是有必要的,接下来还有很多方面的基础建设要实施,可惜村里没钱啊!”

吕琴道:“听说你们村的村长是个大美女,看你这么关心村子,关系不错吧?”

旁边的梁萍插嘴笑道:“这肯定的,晓曼村长就是刘医生的女朋友啊,而且刘医生也是村委成员,呀,你不知道吗?”

吕琴美眸闪了两下:“真的?我还真不知道,你小子的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

刘长青转头看她,反正梁萍和谷双双都要回家的人了,也没必要隐瞒,主要是不想让吕琴为此不高兴,就道:“其实不是的,梁阿姨,我跟晓曼是做戏给人看的,我们是假扮的男女朋友。”

“啊?”

“什么?”

梁萍和谷双双都惊呼出声,一脸的惊讶。

车子很快到了青山镇,然后快速上了盘山路,前往平安县,再上高速去青县,风驰电掣。

而就在吕琴的车这边上高速,旁边一辆挂着军牌的黑色路虎,正好从对面的收费站下去,里面开车的是姜灵云,而副驾驶还坐着一名漂亮而又冷傲的女人,正是白玉。

“队长,咱们马上就进青山镇了,就要见着你朝思暮想的刘小二了,怎么样,有没有紧张的仿佛要进战场的感觉?”姜灵云笑着对白玉说道。

白玉冷笑:“进战场能有什么感觉?”

姜灵云咯咯笑了起来:“好好好,是我比喻错了,上战场对我们的女战神来说的确跟喝白开水似的,我换一种比喻,就好像……枰然心动,小鹿乱撞,紧张激动,哎哟……”

说到后面是大声痛叫。

因为白玉捏住了她的大腿肉,狠狠的揪了一下,痛的姜灵云直哆嗦,好在她是训练有素的女战士,开车非常的稳,就算是这样,她踩着油门的脚掌也是没有半点挪动。

“少嚼舌根子啊,谁对那个臭小子朝思暮想?我是要报仇,没见他上次怎么偷袭我的吗?我给他准备了一点好东西。”白玉说道。

“什么好东西?”

“这个。”白玉翻手之间,竟然拿出了一个手铐来。

“我的天!”姜灵云表情怪异,“队长,你真是……太有情调了。”

白玉道:“我用手铐铐他,你居然说我有情调,姜灵云,你是不是脑子有坑啊?真的胸大无脑了?”

姜灵云的团子,果然鼓鼓涨涨的,将一件衬衣扣子都要穿的仿佛要爆开来,跟李含阳的都有的一比,特别是她还长了一张看起来稚嫩的童颜,称得上是童颜巨~乳。

“队长,你难道不知道情趣三件套,皮鞭、蜡烛加手铐,手铐可是终极武器哦,这说明你对他的感觉,已经到了巅峰状态!”

“给我好好开车,闭上嘴。”

“队长,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干咱们这行的,没几个能真遇上真感情,结婚也是奢望,除了哪天战场上残了,退了,可到时候也没什么人要了,趁着有感觉,好好谈一场恋爱,才不枉咱们活这一回。”姜灵云忽然语重心长的说道。

“哎——”白玉叹了口气,脑子里真想到之前跟刘长青睡一张床的画面来,随后看到姜灵云憋着笑的表情,顿时冷着脸道,“要谈,你去谈,我看你是春心荡漾了,信息员贾峰不是想约你吧,回去赶紧跟他好了吧!”

“我可对他没意思,不喜欢这种老腊肉,我跟队长你一样,喜欢小鲜肉。”姜灵云笑的胸前颤抖,“队长,你之前中枪昏迷,可是喊了一百多遍你的小鲜肉。”

“啊——”白玉大惊,“我喊什么了?”

“真想知道?听着啊……”姜灵云清了清嗓子,然后模仿起白玉的声音来,那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声音语调——

“刘小二,别走!”

“刘小二,你在哪?”

“刘小二,我害怕……哎哟喂……队长,原来你也会撒娇的呀……”

“你闭嘴!”

白玉冰冷的脸终于绷不住了,马上一把捂住了姜灵云的嘴巴,“从现在开始,再说一个字,你就给我滚回去。”

姜灵云团子一震,连忙点头。

等白玉放开她,她虽然不说话,但是表情非常的丰富,一会儿斜眼轻瞥,一会儿抿嘴偷乐,一会儿哈哈大笑,白玉实在受不了了:“停车,立即停车。”

姜灵云不能说话,眸子转动,看着她。

“我开车,你下车,你给我跑到青山镇去,这是命令。”

看着白玉开车扬长而去,姜灵云顿时苦了脸,因为胸前团子大,她最不喜欢的就是长跑了,能颠得她怀疑人生,但是没办法,队长都下令了,她只能照办。

因为到牛家村的路开通了,所以白玉的车子很快到了牛家村,找到了刘家老宅,刚到门口就看见里面很是热闹,好些个工人在忙活。

那正是周海逸派来的工人在装修卫生间,还将自来水引进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晓曼!”

“白玉姐,你来的这么快啊?”苗晓曼看见白玉,赶紧上去抱着她胳膊。

而就在白玉和苗晓曼说话的时候,又有一辆车开进了前往青山镇的山路,这车挂的是阳光市政府的牌子,里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苗晓曼的哥哥苗大魏,和她的母亲吴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